陳巧達

[周葉]晨曦 十六 (性轉注意!)

OOC小心!!!!!!!!!!!!!



話說,小周萌炸我之後,我已經不知道我寫了什麼了


各種賣萌可恥的槍王大大已經先馳得點了,現在只剩下打開小金主的心結,婚禮就可以盛大舉行了,只是我真擔憂槍王粉會變得跟霸圖粉一樣兇殘


當然除了搞定小金主,葉家也是個需要攻破的堡壘,第一關大舅子就不好搞定,看過我節日短篇的孩子都可以了解,我家的葉秋弟弟啊..........



內有性轉、生子、自創角色、可恥賣萌、不科學呆毛,小心!!!!!!!



------------------------



從黃金單身漢到看似沒有未來的苦戀追求者,直接晉升為人生贏家,周澤楷現在的心思全放在葉修身上,不過葉修累壞了,把他叫醒之後,就不理他的繼續睡了,他也沒有吵醒葉修,自己整理好儀容就走出葉修的房間,下樓讓江波濤接走自己,雖然所有心力依舊放在葉修身上,想著會議結束後,該怎麼跟葉修相處,然後怎麼讓兒子更喜歡自己一點


江波濤明顯感覺到周澤楷的好心情,對於一晚便能讓沉穩內斂的周澤楷變成傻瓜的葉修,深感敬佩及敬重,呆毛比平時更加精神的晃動,頸子上顯眼的紅痕一看就很有問題,聯盟黃金單身漢身上出現吻痕了啊!看看記者們又要說些什麼了,不過光是走進會議廳,就夠讓聯盟代表們個個傻愣在那邊了,最令人擔心的馮主席卻一臉欣慰的模樣,或許葉修已經打過預防針了






會議結束後,馮憲君走過來跟周澤楷搭話,一旁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他才神神秘秘的開口「小周啊,跟葉修和好?什麼時候要結婚啊?」


「........嗯,今年」周澤楷是有點驚訝,不過想想,馮憲君會知道也沒什麼意外,只是沒什麼反應倒是有些意外


「那就好,孩子都有了,一直拖著不結婚也不是辦法,你們可別讓我等太久啊」拍拍周澤楷的肩膀,馮憲君就離開了


「小周,你跟葉神.......怎麼突然?」一個晚上就這麼好!?難不成葉神還真玩美人計來著!?不過怎麼又提到結婚?雖然依江波濤的猜測,葉修的兒子是周澤楷的,兩人要是說開了,說不定就真在一起了,但....怎麼會這麼快?


「兒子,晨曦」周澤楷現在又呈現著幸福狀態,江波濤心累了


「那是你的兒子,但......你跟葉神何時.......?」搭上線的?還事前一點知覺都沒有


「意外...........你也醉了」六年前可是全醉倒了一攤人,要不是飯店早已訓練有素,面對那十來個人醉得七葷八素的,還有幾個酒品挺糟的


「.....我們跟興欣一起喝醉的那次?」江波濤喝醉了依舊很理性,但他們一群人喝醉了,還把隊長搞丟這件事,其實事後還被罵了,只是經理避開了周澤楷,那天在大廳上,他們一個個被送進房,唯獨周澤楷不在,飯店有通知經理,然後周澤楷早上回來時,經理鬆了好大一口氣


「.........嗯」


「你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跟誰走了,不過葉神肯定知道,這樣他可藏的真隱密,你不問就永遠不會知道,恭喜你了,脫離單身」作為一個多年工作夥伴跟朋友,江波濤為周澤楷感到高興「我找明華他們回來給你慶祝?」


「........好」其他人都融入了普通生活,處對象也是慢慢有結果,唯獨杜明還在堅持對唐柔的暗戀,他們都挺擔心杜明的






葉修沒有注意周澤楷什麼時候出的門,他睡死了,再次醒來是因為兒子抱著他撒嬌,他再次被天使般的兒子治癒了,但是他全身赤裸,身上又是一晚激情後留下的痕跡,身體更是又痠又麻的,想動又懶,披著被子摟住兒子,然後說他想洗澡換衣服,才把兒子從房間哄出去


因為帶著孩子,葉修的房間是套房式的,也算是所有人之中最大的房間之一,另一間大房間是單身姑娘們,站在洗臉台前,看著從頸子延伸到腿根的紅點,心想周澤楷的佔有慾也是不能小看的,再看看兩腿間的殘留痕跡,葉修還是決定忽略這點,早早洗澡整理一下







「為什麼媽咪不穿衣服睡覺?那樣會感冒.......」周晨曦捧著他的湯碗,慢慢地喝湯,以同年齡來說,他的用餐方式非常成熟,手上圓嘟嘟的餐具都是張新傑從國外帶回來的,專門給小孩學習用餐方式的套組







....................大家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位可愛的小天使,因為他們心照不宣的都了解,昨晚周澤楷在上林苑過夜,而且睡的就是葉修的房間,至於兩個人睡同一間房,會發生什麼事,就是一群成年男女都能想像得到的結果,不過五歲孩子能理解的事情還有限,而且以周晨曦這麼黏著葉修的樣子,要是跟他說,因為他的爸爸媽媽在計畫生個弟妹給他,估計那可愛的臉蛋要垮下來,哭碎他們所有人的小心肝了







「昨天我們都喝了點酒,身體會很熱,或許葉修覺得熱就把衣服脫掉了吧」蘇沐橙不負眾望地跳出來解釋,理由也相當合理


「喔.....那為什麼媽咪身上有好多紅點點,他過敏了嗎?」葉修對羽毛有些微過敏,還是某次穿了交換禮物收到的羽絨外套才被興欣的大家發現的,身上起了些微的疹子,癢了幾天


「前輩可能.....被蚊子咬了,昨天天氣挺暖和的,可能有些蚊子跑出來了」現在面臨夏末初秋,其實蚊子也差不多要消失了







周晨曦點點頭,繼續吃他的早午餐,正常他們都有規律的餐點時間,也是為了讓孩子健全成長,只是昨天大家喝了點小酒,一睡就是面臨中午時間,陳果也只能急忙起來準備午餐,幾個大人餓了是無所謂,昨天的大餐吃得挺撐得,就是睡到下午醒來都不會覺得餓,但周晨曦還在長身體,一餐都不能少,不過大家喝得少,到了中午就陸續起床坐在客廳發呆等宿醉退了


葉修挺費神的找了件能遮到頸子的薄衣,全身都是某人留下的痕跡,一出去就是鐵定被興師問罪的份,平時在宿舍也就是一件短褲解決,現在還穿上牛仔褲,就知道其實被公認是最沒下限、最沒矜持的榮耀勝利女神,也還是知道什麼是羞恥的,至少做了壞事還是要掩蓋一下







TBC

评论(28)
热度(56)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