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我.................................魔征了吧?

最近是有那麼一點點迷上那優雅的舞蹈,但................

就是想寫些什麼,然後就真的亂寫了((倒

不算短篇,就是寫寫

不專業芭蕾描寫,請不要認真,首席、上台、年紀什麼的,就只要想著,她是葉修,她可以開掛的,沒問題!那就對了((欸




周澤楷永遠忘不了那個人的舞姿,當時她才十五歲,卻擔當整齣劇的主角,用舞姿詮釋兩個不一樣的角色,善良的白天鵝,善妒的黑天鵝,她的名字是葉秋,是嘉世頂級芭蕾舞團最年輕的首席舞者,她的粉絲很多,或許對她來說,周澤楷只是多數中的一個,跟著母親的腳步走進舞台去跟舞團的團長打招呼,近距離的見到擁有美麗舞姿的舞者,周澤楷像是魔征了一樣的走向葉秋,就像是被黑天鵝迷惑的王子一樣


葉秋像是玩鬧一樣的在周澤楷身邊轉圈,引得周澤楷的臉紅了起來,最後忍不住地伸出手,去牽著葉秋的手,給了舞蹈一個結局



「呵..........真是純情的孩子」





嘉世頂級芭蕾舞團首席舞者,葉秋辭演失蹤!




這個消息重重的砸在芭蕾粉絲的心頭上,如此優秀的舞者居然在最燦爛的年紀就辭演,而且失蹤了,周澤楷收到消息時,手裡的咖啡就撒在高貴的地毯上,但是貴重的地毯也比不上葉秋的失蹤來得讓他難過





「團長~招芭蕾老師嗎?」


「你........真的學過芭蕾?」


「舞齡.........二十年有了吧」


「...........唬我啊!!學了二十年芭蕾的站姿是這副德性!?」


「我這是餓嘛.........吃飽了就好了」



興欣是個小舞蹈教室,就是開在嘉世這樣的大舞團前面,也不怕招不到學生,畢竟嘉世的競爭激烈,像興欣這樣的小舞團就沒什麼壓力,又可以常見到嘉世的舞者,所以招生狀況也算是平穩



「小唐姿勢不錯,但是離穿硬鞋的時機還早呢」


「怎麼會!小唐各種姿勢都很好,是我收過進步最快的學生了!你之前那個老師也都說她可以穿硬鞋了」


「底子還要加強,小唐這是成人才開始學芭蕾的吧?現在穿硬鞋太早,反而會傷到的,之前那個肯定是三流的,這樣的好苗子差點要毀了」


「這說的有點過分吧..........」




陳果不止一次覺得葉修的舞蹈充滿了生命,而且像極了葉秋,很久以前她看過葉秋的天鵝湖,那是她看過最特別的天鵝湖,只可惜葉秋的演出一向是一票難求,她也就看過幾次,座位還是離舞台最遠的那種


葉修的練舞時間很長,長到陳果跟唐柔都覺得她要成仙了,這當然也激勵起她們練習的鬥志,畢竟舞蹈就是天分跟訓練出來的





「我有辦法跳天鵝湖嗎?」


「初出茅廬就想挑戰天鵝湖啊?真了不起,只是基本功再練練吧,別小看那轉圈啊,黑天鵝的三十二揮鞭轉可是不少職業舞者的痛呢」


「你呢?」


「我可是最年輕的紀錄保持者,那不算什麼」


葉修這麼說,唐柔卻知道那輝煌的紀錄肯定是從葉修那紮實的基本訓練贏來





用盡了一切人脈終於找到葉秋下落的周澤楷,不顧酒宴上有多少女孩想認識他就迅速離席了,站在有些破舊的興欣舞蹈教室的門口,看看對面的嘉世,想來葉秋肯定受到了什麼壓迫,大舞團的競爭本來就激烈又陰暗,葉秋這麼心性高傲的舞者肯定是無法接受舞團的條件才離開的


陳果一看就認出了周澤楷,畢竟他是輪迴皇家芭蕾舞團的老闆,更是芭蕾女星心目中的第一對象,陳果就這樣呆愣著看周澤楷走進來,走進舞蹈教室





「小周?」葉修沒有停下舞步,而是在周澤楷身邊舞動


周澤楷將手伸向他心目中唯一的天鵝,然後得到了回應「.........前輩」葉修停了下來,周澤楷便抱住她,心想著再也不放手了


「我........事情來得突然,我可不是逃跑呢,就是被趕了出來,光討生活就不容易,就不小心給忘了........小周,我.............」


「喜歡,前輩,請讓我保護你」


「...........我答應你」





END((?

评论(4)
热度(21)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