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之前紀錄的梗,突然想寫一下((欸

最近是那有那麼一點想逃避現實啦!呵呵

這次寫的詳細點,但是.............真心不會收尾,只好就這樣吧!((你#################




葉修是精靈,他跟弟弟葉秋是王母的蟠桃樹上落下的兩片相連葉子,就人間的說法便是雙生子,他還記得當初葉子落下之後,在凡間紮了根,他跟弟弟就這麼慢慢的長大,有了人類的形體,不久後,葉修便離開了紮根的地方,到處流浪,結識了一對花精兄妹,蘇沐秋跟蘇沐橙,要以人類標準來看,兩人其實不算兄妹,因為他們是不同種類的花,只是花的本體就已經十分相似,加上一起修練,感情相當好的他們認為他們就是兄妹


蘇沐秋是梅花,蘇沐橙是桃花,剛開始蘇沐橙喜歡惡作劇的時候,葉修是分不出兩人的樹有什麼不一樣的,就連人形都分不出來,但其實都是葉修特意讓著蘇沐橙,為了好玩,畢竟修練出精魄之後,時間對他們來說就顯得沒有了意義,葉修忘了自己是怎麼跟蘇沐秋互表心意的,只知道他們一直都是一起的


地上的一切若是想飛升成仙,必遭逢天劫考驗,葉修本體的蟠桃葉帶有仙氣,天劫對他的影響不大,但蘇沐秋跟蘇沐橙就沒這麼好過了,修為越高,天劫的威力越強,蘇沐秋就差一次天劫,便能升仙,葉修一心要幫蘇沐秋度劫,卻忘了自己也即將面臨最後一次天劫,一道天雷落下,葉修親眼看著蘇沐秋替他擋下,不遠處那棵蘇沐秋的本樹從盛開燦爛的模樣逐漸枯萎,變得焦黑,慢慢地化為灰燼,而蘇沐秋就倒在葉修的懷裡




「阿修...........活下去」


看著蘇沐秋一點一點的散去,葉修忍不住崩潰了,他只覺得世界變得可怕,像是又一團黑霧隨時都會張口將他吞噬


「葉修!你冷靜下來!你這樣會、會............」蘇沐橙看著葉修崩潰,她知道自己無能為力,只能不斷呼喊葉修的名字


「..........入魔?有什麼好怕的,沐秋不在了........沒有比這更可怕的事了」


「葉修!哥哥他盡力保護你,你怎麼敢讓自己入魔!」


「.............沐秋......你助我度過天劫,卻還有個麻煩沒解決......你在我心上深重的情根是不被允許的......」


「葉修..........你不會想........」


「沐橙,替我護法,很快就好............」




葉修昏迷了很久,在這段時間內,蘇沐橙將梅樹的灰燼收集種下,然後每天照料葉修,並且努力精進修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葉修醒來之前度過天劫,但她知道,若是葉修醒來,說不定會跟蘇沐秋做出一樣的傻事




「什麼很快就好.........你這一睡就是幾個年頭了......天上也派了幾次使者來宣讀天帝的旨意,再睡下去,仙籍說不定就要被剝了.......」


「嗯............我睡得好好的,說我壞話啊?沐橙」葉修醒了




蘇沐橙很高興,卻在談話中發現葉修的記憶變得很不完整,而關於蘇沐秋的記憶,已經消失了,而且一談起過去,葉修就會開始頭痛,蘇沐橙便再也不提過往,就是一直陪在葉修身邊


葉修醒來後,喜歡到處跑,四處結交朋友,但要說是結交朋友,不如說是四處結仇,葉修的個性就是有那麼一點怪異,讓人對他又愛又恨




「龍王大人啊,把蛋丟在人家家裡,然後自己跟老婆出去遊玩,這對嗎?」


「反正天界就你最閒,還欠我人情」


「不帶這樣玩的吧?而且我忙著呢,上仙可沒這麼好當,你知道.......」


「少來了,全天界都知道,葉上仙你就是個閒散仙人,反正我兒子交給你了,我們盡量趕在他孵化前回來就是」




龍王也的確這麼做的,還是龍蛋開始出現裂縫的時候,才悠閒的回葉修的家去迎接寶貝兒子


周澤楷在蛋裡面就有了意識,他非常喜歡照顧他的人的聲音,他還知道他叫葉修,有個妹妹叫蘇沐橙,周澤楷是為了早一點見到葉修,才迫不及待的將蛋殼撞開,卻不知道出生沒多久,父王跟母后就接走了他





「............葉修」


「我好歹也是長者,叫聲前輩聽聽」


「.......前輩」


「真乖」




周澤楷很黏葉修,起初沒有人發覺異狀,直到有人對葉修提了幾句,葉修表面是不在意,卻開始下意識的疏遠周澤楷,心中有個不安的聲音告訴他,不可以靠近,那是可怕的東西,會受傷。


葉修消失了,幾個跟他私交不錯的上仙都找不到他,就連葉修最重視的妹妹蘇沐橙都不知道他去哪裡了,周澤楷很慌張,葉修是他喜歡的人,龍族一生只會喜歡上一個人,只要喜歡上了就不會放手,可是葉修卻不見了,周澤楷很後悔沒有早一步在葉修身上留下屬於他的印記,這樣不管葉修在哪裡,他都可以知道..........




「葉修..........」





TBC((?

评论
热度(11)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