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周葉]節日題 十月三十一日 萬聖節

OOC小心,慎!!!!!!


萬聖節............................................((躺

木乃伊跟幽靈的梗,我....................................

不動???????可又想...................

本篇極度不科學!!!!!!!!!!!!!!

注意!!!!!!!!!!

只能這樣玩!!!!!!!!!!不要阻止我!!!

((欸


CP:甜滋滋周葉


※注意:蘇沐沐盡責認真小紅娘設定

※注意:江波濤認真好保母設定

※注意:周澤楷小朋友只會跟葉羞羞走,請不要企圖誘拐他


----------------------------------------------------


痛!周澤楷以為自己睡迷糊了才從床上掉下來,這還是他沒發生過的事情,醒來時,有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在他面前,兩雙好奇的雙眼正在盯著他看,是兩個孩子,而且他覺得看起來很熟悉,他坐起來時,看了看四周,簡單卻什麼都不缺的房間,什麼東西都是成對的一套,可以清楚的了解這是一間給雙胞胎用的房間,尤其牆上還有不少合照


仔細看清楚兩個孩子臉上的輪廓,周澤楷的腦內浮現的是戀人的臉跟名字,他定眼看著眼前那沒什麼驚奇表情的孩子身上,這是........小時候的前輩?好可愛,旁邊一臉不友善的看著他的人應該就是戀人的弟弟,嗯........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還是戀人可愛一點.........多一點?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的房間裡?」他們醒來時發現房間裡多了一個人,長得是不錯看,可是他們不認識這個人,最可惡的是這個人還抱著哥哥睡覺,所以葉秋一發現這個人做了什麼,他就把人推下床去了


「..........周.....不知道」腦內迅速思考了眼前事物發生之後該怎麼應對,所有相關類型電影題材都告訴自己,不能報全名、不能透露真正的來歷等等,呆毛彎成一個不明顯的心型,葉修,好可愛


「嗯...........小周,是來綁架我們的嗎?」慵懶的躺在床上,軟嫩的小手伸過去碰了碰周澤楷頭上的呆毛,他的眼睛裡充滿著好奇,然後手被弟弟打了下來,葉修的臉上倒是沒什麼不滿


「.........不」搖搖頭,周澤楷對於葉修的動作,害羞了起來


「看你這模樣也不適合當壞人,可是這是私闖民宅的行為」葉秋說周澤楷不適合當壞人,而不是周澤楷不像個壞人,即使是個孩子,骨子裡的那種注定將來要成為決策者的識人能力已經存在


「為什麼是穿著睡衣出現在我們房間裡呢?」葉修懶懶的看著周澤楷,他午覺的時候覺得今天的被窩特別溫暖,然後聽到葉秋跟平時一樣吵鬧的聲音以為該起床了,感覺床動了幾下,有個東西滾了下去,這個人........突然出現在他們房間、他的床上,還抱著他睡覺........吧,眼前的大人看起來很溫潤,沒有任何威脅性,可是又好像不像是完全沒有攻擊性「那.........小周要陪我們玩嗎?今天是萬聖夜呢」






周澤楷發現時間跟自己的記憶對不上,他記得他睡前跟江波濤一起討論了明天萬聖節活動的宣傳服裝,聽了江波濤不少的想法,慣例的跟戀人說晚安之後入睡,一覺到了下午,這似乎睡得有點久了,這是葉家雙胞胎的午睡時間。之後不管葉秋怎麼吵鬧,葉修就像是打定主意一樣,周澤楷看著葉家的管家跟傭人進來,幫兩個孩子穿上衣服,休閒的服裝,外面穿了件白色的披風,葉秋把披風的帽子戴起來,在鏡子前面轉了幾圈,也企圖給葉修戴上,可是葉修嫌帽子礙事,所以沒有戴,帽子上有兩個洞,周澤楷才知道那是幽靈的服裝,就跟這次的萬聖節宣傳活動中,戀人收到的宣傳服一樣,然後管家也沒有多說什麼的就把成人服裝送進屋子裡,跟周家很像的場景,只是葉家的傭人穿著得彷彿是民國時期一樣,帶有中式味道的服裝


葉修又幫周澤楷戴了眼鏡,所幸這個時節裡,裝扮的東西可說是應有盡有,結果很簡單的就是不能相信葉修那已經被職業圈放棄了的審美觀,原來紅紅綠綠的品味從小就已經有了,當然這不影響周澤楷心目中葉修的完美形象,對著鏡子拿下幾個繁複的物品,倒也把臉遮了一大半,轉頭時,葉秋那一臉不耐的模樣很是熟悉,葉修似乎也有些對於周澤楷不苟同他的傑作這件事有些不高興,還是孩子脾氣的前輩很可愛。周澤楷在面對葉修時,總能再上一層完美掩飾任何缺點的濾鏡,大概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大大的客廳裡只有雙胞胎在那邊吃著下午點心,剛出爐的小餅乾跟牛奶是很好的搭配,周澤楷分享了剩餘的餅乾跟一杯牛奶,這樣的點心,在很久以前他也是每天下午都會來上一份。在用點心的同時,周澤楷了解葉家很傳統,但礙於生意往來對象的國籍國情,也會慣例的參加宴會,而等等雙胞胎也要去某個生意往來的客戶家裡參加宴會,並且跟一群孩子一起玩,雖然他們看起來有些不情願,周澤楷了解那種心情,而24歲外表的周澤楷本該穿著西裝就好,結果雙胞胎一個無聊,就剪了布條把他纏繞起來







「小周挺不愛說話的,這裡還有一條,你要把嘴巴纏起來嗎?」


這句話正中周澤楷下懷,他收到萬聖節活動宣傳的資料時,他是有點茫然,再經過戀人的開解,他的確也有跟造型師這麼溝通的打算,果然是葉修,才會給自己出這樣的主意「............嗯」


「笨哥哥你這麼關心他做什麼」葉秋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周澤楷就是討厭,看哥哥對周澤楷這麼好的模樣,就更加討厭了


「人家小周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們作為地主當然要好好照顧人家,這麼不會做人,做哥哥的真怕你以後沒朋友」葉修說話的口氣不像個孩子,卻已經有周澤楷所熟悉的那種嘲諷


「我朋友比你多!」這倒是實話,葉修雖然看起來很好相處,卻是從小就喜歡玩電玩,雖然跟其他孩子建立友誼的速度快,卻沒有葉秋的朋友來得久遠,葉秋的交友圈很普通,可是很龐大






葉母頂著剛造型好的頭髮回家時,雙胞胎正在一起玩新電動,雖然不提倡讓孩子這麼小接觸電子產品,但其實葉父不在的時候,葉家家風都很自由,看著雙胞胎中間夾了一個成年男子,葉母疑惑的看著管家,只收到了那是來應徵試作的新保母的回答,葉母希望這個青年能頂得過雙胞胎的折騰,要知道前面不知道被氣走了幾個保母了,也不是沒試過給雙胞胎一人一個保母,但不管是一個還是兩個,甚至後面還跟著兩個傭人跑,照舊頂不住







「小周挺厲害的,看你年紀是大學生吧?」葉修的手還無法完全握住操作搖桿,可是在同齡之間,他玩得最好,可是在周澤楷這樣的職業選手面前,自然就只能被迫當菜了


打敗前輩了、可是勝之不武、前輩從小就很厲害,但還是抹滅不了周澤楷頂著職業級的手速去欺負手都握不滿搖桿的孩子這個事實「......不,沒有讀大學」周澤楷給家裡人的回應其實很簡單,退役了再去把學歷補齊,反正周家可以等,等他任性過了再去完成該完成的事情


「社會人士?哪方面的?」趴在沙發上的葉修正在發懶,一雙白淨的小腳直接伸長放在周澤楷的腿上,一點都不像個孩子,對勝負也沒有像個孩子一樣在意,就是不斷的按下重新開始


周澤楷動了動嘴,卻沒有說出口,這個時候有人把遊戲當職業玩嗎?如果說了會被當成怪人的,結果他還是一貫的沉默


「笨哥哥你這什麼姿勢!」葉秋對於電玩其實沒什麼興趣,但葉修喜歡,他就會玩,雖然最後還是看葉修玩比較多,坐在一旁看著周澤楷跟葉修玩,葉秋想去廁所,跳下沙發時才發現哥哥居然已經發懶到人家身上去了!這本來是他才有的專利,雖然被當成墊子很不滿意,但如果是哥哥就算了


「一不注意...........小周這麼好,一定有很多女生喜歡吧」葉修還是沒有把那雙小腳收回來,他身上似乎沒什麼孩子的朝氣,淺顯易見的懶到骨子裡「小周這裡你是怎麼過的,告訴我一下吧,等會兒我的糖分你一點」還懂得用賄絡的方式得到想要的情報


「笨哥哥你說什麼!誰要分給這個陌生人」雙胞胎的東西通常都是等分的,但葉修總能拿得多一點,因為他的法子很多,而他也總是說看葉秋可憐,分他一點


「你看你這麼小氣,傳出去還以為葉家連糖都吃不起,還不分給人家呢」


「那也要看年紀吧,他看起來都多大了」






雙胞胎之間的吵架通常都很有趣,但周澤楷被夾在中間是有點痛苦,不過小小的前輩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周澤楷非常高興,然後時間到了宴會開始前,雖然不怎麼情願,葉秋還是乖乖幫周澤楷圓了管家說的那個試作保母的理由,讓周澤楷一邊牽著一個,一個木乃伊牽著兩個小幽靈,畫面很可愛,雖然在場的多數大人都還是以普通的宴會裝扮居多


一群孩子湧上來圍著雙胞胎轉,然後他們就被帶去領今天活動用的南瓜提籃,對於孩子來說,南瓜提籃挺大的,不過對於這樣家世的家庭來說,不管是大提籃還是大量的糖果餅乾,都不是他們會吝嗇的項目,畢竟各種節日衍伸下來,哪個不是為了讓孩子開心而慶祝的呢?


作為"保母"身分陪同參與遊戲的周澤楷憑著一雙無辜的眼睛,就迷得發放南瓜提籃的侍女心花怒放的給他一個,他一臉懵然的拿著南瓜提籃,一旁幾個來賓小聲地笑著,在花園裡設置了很多小關卡,每個孩子都可以透過小遊戲獲得糖果,就算闖關失敗也能得到糖果,是個單純要讓孩子們滿載而歸的活動,當然小遊戲過關可以得到的糖果比較特別一點


周澤楷是大人,這些遊戲對他來說不難,所以守關的人都會直接給周澤楷普通的糖果,然後看著雙胞胎解謎,很有趣的發現,葉秋擅長數學遊戲,葉修擅長猜謎語,兩個人對於音樂遊戲也算拿手,當他們的南瓜提籃滿出來之後,他們就罷手了,不像其他孩子,就算滿出來了也要用衣服裝起來,甚至還把糖果倒出來放旁邊繼續拿糖果







「啊...........這種巧克力球挺好吃的,這家主人挺大方的,小周,給」他們在清點糖果,葉修手上拿的是從音樂遊戲得到的巧克力球,是以知名音樂家命名的巧克力


「笨哥哥這給你」


「傻弟弟這給你」


總歸來說,雙胞胎的感情算是挺好的,周澤楷現在只擔心他該怎麼回去,上網查詢穿越時空似乎也不靠譜,雖然晚了,但他還是想起自己現在的處境好像不該是討糖,而是該怎麼回去,是不是再睡一覺就好了?


「小周想什麼呢?等等有大糖果禮包可以搶,不是發呆的時候呢」






即使口氣略帶成熟,但葉修現在也不過是個孩子,糖果的吸引力還是有的,拉著周澤楷去舞台前面,在一群孩子中間的幾個大人挺突兀的,尤其是木乃伊裝扮的周澤楷,不過主角是孩子,所以周澤楷並沒有太大的壓力,從漫天飛舞的紙片中,一眼看中金色的那張紙籤,就大爆手速的將紙籤搶下來交給葉修,大獎是盒有名的巧克力糖,葉修拿到時,最先拿給周澤楷挑選,看得一旁的葉秋很不開心,雖然是周澤楷替葉修搶下金色紙籤,但葉秋總歸不喜歡這個被哥哥特別照顧的陌生人


帶著糖果回家的雙胞胎很快就被趕去洗澡睡覺了,成為職業選手後,其實周澤楷習慣偶爾晚睡,尤其他有個習慣熬夜搶BOSS的戀人之後,看著兩個孩子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後葉秋睡著了,葉修卻坐起來看著周澤楷







「小周你可以睡這裡」拍拍床,葉修不知道周澤楷看著月亮是為什麼,但他知道周澤楷沒有地方可以睡覺


「........謝謝」周澤楷抱著葉修的被子,上面有淡淡的奶香,這個年紀的雙胞胎早餐下午茶跟睡前都有一杯牛奶,所以即使不是嬰兒,身上也有一股奶香,蓋著被子,還被葉修拍拍頭,周澤楷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像個大人,呆毛有點垂落,接著葉修在他的臉頰上留了一個晚安吻,周澤楷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雖然是個孩子,但對周澤楷來說,這依舊是自己的戀人........






周澤楷醒來的時候,是在他的房間,日曆上的時間也沒有不對,彷彿就跟最真實的夢境一般,唯一讓周澤楷覺得奇異的便是身上的睡衣,是葉家的睡衣,而他本來穿著的睡衣也失蹤了,是真的,全部都是真的


呆毛動了動,看著鐘面時間,周澤楷才從驚訝中脫離,著裝準備去拍攝萬聖節活動的宣傳照片。前往攝影棚的路上,江波濤看著周澤楷繞去某個高級商場買了盒巧克力糖,這樣的行為其實也沒什麼,尤其對一個有伴侶的青年來說,只是特地走了反方向去買盒巧克力糖倒是有些怪異,這東西也不是說沿路買不到,只是特地去買這間店的巧克力就有些意思在了


攝影棚裡很多人,各個戰隊都是各自帶開去做造型,周澤楷的繃帶剛纏完,人就往外跑了,那行為看得旁人是莫名其妙,看得江波濤是心塞啊........


帶著特地買的巧克力糖去興欣的休息室,戀人一身白的坐在沙發上含著棒棒糖,外面披著的白布很長,但是葉修一翹起腳來,就會發現裡面似乎沒穿什麼,因為白晃晃的大腿都要給人看光了,周澤楷一見葉修便是把巧克力糖遞上去,其他人想葉修其實也不吃甜,戒菸用的棒棒糖沒什麼甜份,不過周澤楷的禮物他們倒是看習慣了







「呵..................我小時候挺有眼光的」葉修也不介意有人看,在周澤楷臉頰上的同一個位置上留下一吻


「.........嗯」






事後魏琛帶頭喊著曬恩愛必須集火就都是後話了。








END

评论(12)
热度(52)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