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周葉]節日題 十一月二十四日 周澤楷誕辰

OOC小心,慎!!!!!!


Mr.周生日!!!!!!!!!!!!!!!!!

只剩一個月不到了,心都枯萎了((倒

我知道小周是個容易滿足的好孩子,只要有葉修陪他過生日就好,可是好孩子也是想要有驚喜有禮物的

這次要換葉羞羞傷腦筋囉wwwwwwwwww

驚喜不多,但..........................................

肉注意?其實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肉

怕被刪掉,我很努力的換方式描寫QQ

終於!!!!!!!!!!!!!!!!!!!!

其實我節日題從計畫開始就是決定在小周生日這天!!!!!!!!!!

現在實現了!!!!!!!!!我要圓寂了!!!!!!

((慢著!!!!!後面還有呢



CP:甜滋滋周葉



※注意:蘇沐沐盡責認真小紅娘設定

※注意:江波濤認真好保母設定

※注意:周澤楷小朋友只會跟葉羞羞走,請不要企圖誘拐他


----------------------------------------------------




作為一個不怎麼合格的戀人,葉修還是知道該為戀人慶生這件事的重要性,想著自己生日時,戀人為自己請來多少"隱士高人",可戀人還沒到他這個階段,大概也找不到多少個前輩回來,再說戀人大概也是低調過生日的類型,只是被寶貝妹妹抓去看看戀人出道以來的粉絲舉辦慶生影片,葉修也知道自己好歹身分跟臉面都高了好幾階,論排場還是氣氛跟心意自然也要比粉絲們還要更加高等一些.........想歸想,該怎麼做還是個問題


的確問題很大,因為葉修正在一邊潛入其他公會找能挖角的小年輕,一邊跟小年輕們討論都怎麼給對象過生日的話題,似乎還挺正常的活動,也符合葉修在榮耀上的形象,但如果這個"其他公會"是指他戀人所屬的戰隊直屬公會輪迴的話,又再者這幾個被他作為備用候選人的小年輕是紮紮實實的輪迴粉,還是槍王粉的話,這問題就的確大多了







「大家說說都寄了什麼禮物去輪迴戰隊吧」要說為什麼輪迴公會這麼多個分支小隊裡面,葉修會挑中這個男女參半,職業整齊,操作適中的隊伍加入的話,大概是因為這個隊伍的名稱"槍王大大我想給你生孩子"了吧,想著有共同愛好(榮耀)再加上共同喜好類型(周澤楷),葉修當初入團的時候就混得風生水起,而且團員交流的時候還可以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嗯........有些事真的就算是戀人也不會知道,果然有個間諜團在戀人身邊,會讓自己放心很多,例如需要送東西時,參考他們的準沒錯


「周隊的生日禮物早三個月就寄了,怕集成一堆就跟別人混在一起了啊」後來團員怎麼嘰嘰喳喳就讓葉修不怎麼注意了







戀人的粉絲們都早三個月把禮物送出去了,他這正牌戀人怎麼時間快到了才在悠哉尋求意見?在所有人帶著訝異眼光的目送下,葉修關上電腦,飄忽忽的回房了,他自認對周澤楷挺認真的,但真要做些什麼的時候總慢幾拍,又不怎麼用心,環視房間裡每個由周澤楷送的禮物,葉修覺得周澤楷的房間裡跟自己有關的大概就是君莫笑的商品了吧,還是戀人自己買的,自己頂多在上面簽了名,那個"修"練了兩年還是沒"秋"好看,可是周澤楷就是當寶一樣地說他簽名好看,怎麼就這麼單純........


甩甩頭,榮耀很重要,但是戀人那纖細的心靈更重要「.......真的栽了」菸已經戒的差不多了,但葉修就是習慣叼著東西,所以棒棒糖吃完了,那根白桿子就是一直叼著,膩了才開一顆新糖來吃


迅速思考一下隊上有誰能給予自己幫助,自動刪除了幾個他覺得不靠譜的人選之後,葉修往著他認為能給予協助的那兩位人選的臥房走去,幸運的是他們是室友,不用找一個又找一個,還要避開他們的室友,現在想來,明明都是脫團的,自己能蹭個單人房還真是不錯的待遇







「前輩是問要送什麼禮物嗎?」喬一帆跟安文逸在房間裡更多的時間都在討論戰術,論心機,他們比不過葉修這個戰術大師,但是他們會揣摩葉修的戰術,而葉修偶爾也會跟他們一起討論,所以葉修出現在他們房間不是件稀奇的事,而葉修所求之事就有點稀奇了


「是看了一些建議,只是不那麼適合兩個男人的」這麼想是有點丟臉,只是同樣是男人,好像送點自己也喜歡的東西也好,不過葉修想要的都是遊戲上的物品,這對於周澤楷來說自然不算是個好禮物


「我覺得像周隊這樣時尚的人,一些時尚的服飾都可以送」安文逸端了杯熱奶茶給葉修,正值要入睡了,他去熱牛奶的時候順便給葉修帶了一杯


「服飾嗎?只是拍個廣告就什麼都有了,我看小周也不缺這些啊」再說要多精品還是多心意,周槍王的粉絲們可以說是一應俱全「小喬手上是什麼呢?」一拿在手上,那人妻屬性就翻倍了


「這個........是、是聖誕節要給英杰的禮物.......前輩可以幫我保密嗎?」喬一帆是個溫暖的人,他給予人的任何感受都很溫暖,這也反應在他送人的禮物上面,暖暖的、充滿心意的


「嗯.........編織品啊,真不愧是小喬」


「前輩要試試看嗎?親手做的禮物........」喬一帆剛說出口,他才覺得好像說了什麼大不了的話,一個榮耀大神做手工圍巾?是有些破壞畫風


安文逸笑了「不好意思,是有點無法想像」


「連我自己都不太能想像,不過也不是不能....... 反正餅乾巧克力都做了,還有什麼不能做的」葉修突然釋懷起來,想他都能去烘焙教室被一群女性包圍著做餅乾了,自己窩在房間裡織圍巾,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事,而且夠心意,肯定能把那個單純的好孩子感動得不知所措「小喬,那賣毛線的店在哪?明天帶我去看看吧?」


「好啊,那邊也有在教作法喔,第一次做可以去看看呢」


「作法........不用了,買材料就好」葉修想起他中學時的家政作業,所有男生都去做書架了,就因為少了一份材料,多了一份編織工具,懶懶得最後拿的他就成了全校唯一一個學編織的男學生,葉秋本來想跟他換,反正雙胞胎也分不出誰是誰做的,但葉修覺得無所謂就沒換了,那次的作業成品是圍巾,評過分後葉修就丟給葉秋了,在葉修離家之後,葉秋一直當寶收著







葉修隨著喬一帆去看毛線時,是全副武裝的,本來想穿上戀人寄來的厚外套就好,結果又被蘇沐橙抓去好好穿戴一番才能安然出門,這種天氣也該注意些保暖了,戀人寄來的冬裝很多,葉修是沒什麼概念,畢竟他幾乎都窩在電腦前打榮耀,外面就是暴風雪也影響不到他,除非那風雪把附近的電纜給凍裂了,否則葉修不會有任何危機意識


秋冬季節是個不錯的偽裝日子,只要氣溫夠,就是把全身都包起來也沒多少人會看你,除非裝扮的夠奇葩,否則走在街上也沒人會想看你一眼,路人只想早點進室內好好的取暖一番,對於他們這些不得不把臉遮起來才能上街的人來說,秋冬真是個好時節。站在色彩繽紛的毛線團前,葉修是有些眼花了,不就是個毛線,哪來這麼多顏色的?剛選好東西的喬一帆一看葉修手上的毛線時,嚇得連禮貌都忘了,趕快上前去阻止葉修把那些君莫笑風格的毛線拿去結帳,果然過來看一下是對的,毛線這東西不好退,而那色彩........給君莫笑可以,但輪迴戰隊花了多少心血培養出來的臉面?絕對不行!不管是給周澤楷戴起來會讓輪迴經理想死這件事,還是禮物來自於葉修的事被槍王粉知道後,葉修的下場會如何的這件事,喬一帆作為興欣的良心,他應該要在任何不幸發生之前阻止葉修那詭異的審美觀







「嗯.........這種毛線夠軟又保暖,小喬?」葉修手上拿著的是高價毛線,其實他們對價格也不是特在意,反正戀人就一個,也花不了多少,更何況以看遊戲裝備的眼光去看一團一團的毛線,當然要選最暖最舒服的


「前、前輩......你真的要把這些顏色帶在周隊身上嗎?」鮮紫色、綠色、紅色,獨自看是沒問題,可放在一起會太嚇人的,尤其放在那個有著出色外表的男人身上........能不能別活像個想死在粉絲手上的大神好嗎?


「嗯..........不太適合」葉修最後挑了白色,純白的毛線,他覺得這顏色特別適合戀人那純純的個性,灰色是挺好的又保險,可是總覺得沒什麼特色,就像是單純照著一槍穿雲的色調走,葉修是不太喜歡







圍巾有很多種方法,葉修的選擇很簡單,也做足了變化,睡覺前做一點,開著通訊軟體跟戀人通話,就像是平常,只差在他手上的工作不是鍵盤滑鼠,而是工具跟毛線,卻避著不提戀人生日的事情,想給個驚喜,自己生日時被欺負的事他可還記得著,葉修不是個會記恨的人,作為一個雙子座,惡作劇這種事也是很吸引他的,尤其當周澤楷被欺負時,那表情動作怎麼看怎麼可愛,葉修多麼的喜歡周澤楷這樣可愛的反應


周澤楷晃著呆毛跟戀人通話,手上正在複習這次粉絲見面慶生會的步驟,這次他的生日會要邀請粉絲,還要跟粉絲互動,這是個好活動,也會給戰隊帶來很大的宣傳,雖然有活動就是要說很多話,周澤楷也知道他該做的是什麼,他提了幾次日期,戀人卻沒有什麼反應,這讓他有些失落,戀人不知道他的生日嗎?可是互動慶生會的事情已經宣傳開了,還是........驚喜?呆毛動了兩下,如果有驚喜........這次的生日就太美好了


事實上也的確是驚喜,葉修訂了機票,想著時間不多打出來的圍巾很快,想著戀人收到禮物的呆傻模樣,的確會有好心情,到了S市就是打車往戀人的私人房產去,沿路打包一個小蛋糕,是普遍能接受的巧克力口味,拿著周澤楷親手交給自己的鑰匙打開房子大門,將屋子裡的暖氣打開,覺得暖了才把大衣外套脫下來,時鐘上充足時間讓他把蛋糕擺好,2跟5造型的蠟燭擺好,之後就舒服的躺在那張軟沙發上,隨手就拿起客廳裡擺著的筆記電腦玩起來,戀人過了今天12點,就要25歲了呢.........







撥通電話「小周.......一個人在家裡挺無聊的,不來陪我?」說得那是理所當然,彷彿突然到訪的他多麼正確


『家.....前輩來了?』


「呵呵........」接著電話斷了線,葉修也沒有很在意戀人掛自己電話這種事,從輪迴戰隊俱樂部的所在地來到周澤楷的私宅需要一點時間,畢竟也是為了躲避粉絲,而且有警衛,進出都需要查身分的,安全性高,所以說不定出門還可以看到影視名人在面前慢跑健身,只是葉修不認識他們







周澤楷進門的時候,葉修才正要慢悠悠的點上蠟燭,看戀人在自家主場還只有外套圍巾的,連個帽子墨鏡這些偽裝的工作都沒有,葉修也小念了幾句,只是想了想周澤楷有車,其實在車子裡誰知道他姓啥名誰,就是保暖好像也沒什麼做好,就是車上暖氣功能優良,也不該只穿這樣就出門了,要知道上下車還是個坎,跨不過就注定要傷風感冒的








「槍王大大開快車了吧?我這蠟燭可是算時間點上的」周澤楷一見到他就是撲上去給個厚實的擁抱,不否認自己開了快車,但其實市中心又哪天哪時不塞車了,想快也要點時間,葉修摸摸那顆腦袋「為了明天活動,設計師給你染頭髮了吧?最近要補充點營養,染劑很傷身體的」本來周澤楷的頭髮都會定期染成深栗子色,葉修總覺得眼前的戀人那髮色似乎淺了一點


「嗯,前輩........喜歡」蹭著戀人直諱的說著自己的心意,兩人蹭著蹭著就到十二點了


「時間到了,蠟燭也點上,許個願吧?槍王大大」


「...........輪迴冠軍」又想了一下「........大家平安」最後一個要擺在心裡,但周澤楷的心思又有誰不了解呢?「......呼」吹熄蠟燭,周澤楷就是賴在葉修身上,說什麼都不放開


「生日快樂,小周」拿出自己的禮物,想這漂亮的包裝還是安文逸跟喬一帆看不下去才幫自己包好的,想他本來只想拿個袋子裝著而已


打開包裝紙拿出裡面的白色圍巾,是戀人的手作禮物,周澤楷的呆毛馬上就反應了他現下的好心情「........圍巾,喜歡」替兩人都圍上圍巾,周澤楷的心情可以說是飄飄然的懷春少年樣貌


「難怪這麼大團,原來這麼長.......」葉修用的毛線數量是以送葉秋的那條做參考的,他一直以為看起來那麼長是因為那時候還小,現在才知道那時候做的就是太長,都夠兩個人一起圍圍巾了.........


「這樣,夠暖」


「先把蛋糕吃了吧,生日蛋糕不吃完不好」將圍巾收起來,以免純白的圍巾被沾染巧克力







膩歪著將蛋糕吃掉,葉修覺得這氣氛甜的牙疼,但是周澤楷那乖巧順從的模樣真是讓他怎麼看都開心,明天那活動他自然是無法參加的,但是在S市多陪周澤楷幾天倒不是問題,應該說太早回H市還會被妹妹念上幾句呢


淺淺的吻上葉修的唇,巧克力的甜膩口感在口中化開,這個吻比周澤楷想像中的還要濃烈的發酵了,一絲酒味,他們通常都會禁酒,但小嚐一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點酒味來得猛烈,迷惑的周澤楷有些混亂,當周澤楷再次看清眼前的時候,自己壓在葉修身上,而戀人的眼神已經迷茫了







「..........前輩?」身體裡的某一個感官敏感了起來,周澤楷沒有其他人想像中的單純,至少他對於這種生理反應還是懂得,只是心裡總會有個聲音告訴他,不要輕易越線,談戀愛處對象是沒問題的,但對於同性來說,發生關係也算是很大的一個心理障礙,承受的一方總會比較辛苦,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而周澤楷很怕葉修排斥這種關係,所以害怕越線的後果


「.......周.....」輕吻周澤楷的喉結,這般誘惑的動作放在平時,葉修可是丟了老臉都做不出來,只是被戀人吻得意亂情迷的,哪管得這麼多「.....嗯......」


「..........可以?」周澤楷的直覺就是被誘惑了,加上葉修那句話,論誰都知道是個十足十的誘惑邀請,可是戀人的狀態跟平時慵懶中帶著精明的模樣不同,如果搞錯了可就不好了


手放在周澤楷的領子上,那若有似無的撫摸著,引得周澤楷有點受到驚嚇,卻覺得這樣的葉修也......不錯?「........嗯......拆禮物?」事後葉修怎麼想都記不得自己怎麼會說出這麼做死的話來,還不斷感慨酒真不是好東西








吻上葉修的唇,這個邀請,周澤楷不會漠視,將戀人抱回房間,柔軟的大床會很適合成為一個好舞台,慢慢脫下葉修身上的毛衣,裡面的襯衫是一起買的,那時候周大金主指著一堆衣服說要買單時,葉修還在更衣室裡把衣服換回來,一出來就看到一袋袋包好的衣服被送上車了。碎吻著葉修的頸子,雖然是遠距離戀愛,戀人的作息還是有嚴格的把關,更是禁止了泡麵,原本稍微肉一點的身形似乎看得出來有了成果,在鎖骨上留下數個梅紅印記,他喜歡的人,手輕撫著葉修的身體,彷彿在撫摸高價藝術品一樣的小心翼翼,他的葉修,聽起來多麼令他滿意


葉修的腦子並沒有因為酒精而真的沒有任何意識,他知道周澤楷是用著對待珍寶的方式幫他把前戲準備好,那細膩的對待讓葉修都要以為戀人其實是身經百戰的情場高手來著,事後他也覺得自己完全被周澤楷那無辜模樣給騙了,而且是全聯盟都被騙了。擴展的動作並沒有葉修了解的那麼不舒服,甚至還讓他有些享受的瞇上眼睛,但畢竟也不是拿來做這種事的地方,不適應是正常的,有東西不斷往深處伸進去的感覺,很奇怪,周澤楷深吻著自己,葉修都覺得這吻讓他飄飄然的,卻無法讓他無視身下那位小兄弟想進入自己的舉動,對於沒有接觸過的事物,身體自然的產生一種恐懼的顫慄


直到身體被填滿,葉修覺得處對象以來,那稍微的缺陷也被填滿了,隨後出現的是一種生理上的不舒服,卻也很快的被戀人接下來的動作給揮散了,身體適應了這種原始運動的律動,戀人也顧慮到他的前面,不疾不徐的幫他撫摸著,漸漸地葉修的腰也迎合起了周澤楷,直到感覺到身體裡被注入一股熱源,前面也接放了,腦子裡一片空白,身體則是滿足的舒展開來,葉修躺在床上,一臉倦容的看著周澤楷,直到他從那雙充滿慾念的眼睛中捕捉到了不滿足的情緒,他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倒楣了


周澤楷退出戀人的身體時,葉修已經昏過去了,呆毛動了兩下,他做壞事了........將戀人抱進浴室裡好好地清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在訓練營的時候,大家都會說下半身思考。原來是這個意思,抱著葉修窩進被子裡,吃飽饜足的他知道明天該怎麼樣才不會讓戀人生他的氣........或許吧?


難得睡晚的周澤楷是接到江波濤的電話才醒來的,粉絲見面會,他忘了這件事,因為他收到一個很棒的生日禮物,第一個跟他說生日快樂的是他的戀人。周澤楷現身俱樂部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周澤楷不太對勁,但又說不出具體原因,該說頭上的呆毛開了小花這件事,還是臉上的微笑比平常又更加的讓粉絲迷戀這件事,江波濤知道昨天葉修來到S市,想也知道隊長提前過了一個美好的生日派對,但如果光是葉修來給周澤楷慶祝生日這件事,好像也不至於會讓隊長身上的光芒變得這麼耀眼........







「小周,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拆禮物,前輩」


「葉神送了什麼好禮物嗎?」江波濤還真難想像葉修會送些什麼好得讓周澤楷這麼開心的禮物


「..........禮物」抓著白色圍巾,周澤楷還是了解,做壞事是不能跟別人說的這件事


「手織的?葉神真是越來越多才多藝了」







葉修從被窩裡竄出來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腰已經不屬於自己了,喬個好位置就不願意再移動的葉修思考了一下,昨天的蛋糕裡好像放了酒漬櫻桃,他本來以為只是醉倒而已,沒想到微量的酒精害他做了那種沒臉沒皮的事........幸好醒來時,戀人已經離開了,否則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周澤楷,看著床邊的小方桌上已經擺好的瓶裝果汁、午餐、還有一台筆記電腦,他就知道戀人出門時還是體貼著自己的,只好打榮耀等戀人回家,至於戀人害自己攤在床上一整天的事情就是晚上算帳的事了







END

评论(30)
热度(68)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