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一)

標題命名無能((哭躺

白話式的輕小說命名法:

我因為暗戀而得了病該怎麼辦?

((我知道這絕對不行

所以我們就別管標題了!!!!!!((自我放棄


花吐病設定

OOC是肯定而必須的!!!入內小心!!!!!!!!

吐花的當然是小綠葉

無法想像如果大王吐出花來,密林會變成什麼樣子,瑞文戴爾又會開趴開幾天,身為大王的多年好友,只要有一刻能不聽大王的嘲諷,就一天覺得心情舒爽愉悅((不


哈比人之中,矮人們到了瑞文戴爾吃大餐,卻收到了滿桌青菜的招待,所以我覺得精靈們主食都是蔬菜,肉類應該是調味,甚至不太會吃肉,不過會有很多美味的小點心wwwwwwww

注意!時代背景複雜(!??)

參雜現代背景,各種族都存在,和平模式,禁止PVP((!?

其實時代背景還滿猶豫的,因為花吐病是個需要從暗戀變成兩情相悅才能痊癒的病症,而依照兩父子的情商.........可能無法自行進展

需要各種神助攻的催化,這時候就會發現朋友的珍貴,他們能幫助你脫離未知的病症((欸

據說有設定是觸碰花瓣就會傳染,嘛..........既然是暗戀得痛苦才會得的病,我們就別傳染別人了,否則小綠葉會被隔離起來的

故事中的地點,應該還在中土,至於精靈的聖地嘛.........留給精靈吧((欸


這設定很奇葩,我很有興趣((欸

※別問我小綠葉都幾千歲了為什麼還是學生,要知道學生生活比較精彩,也比較任性,大王也不會希望小綠葉去參與商場黑暗的((少來


-----------------------



勒苟拉斯,幽暗密林的王子,他的人生相當美滿,有個慈愛他的父親、為他分憂的青梅竹馬、愛戴他的子民們、來自不同種族卻非常友好的摯友們,他甚至參與了許多關於中土世界的傳奇故事,他自己本身就是個高富帥的人生贏家代表,最近有個小煩惱............




「我現在就想知道,我的兒子、密林的王子,發生什麼事了」瑟蘭督伊現在的心情相當惡劣,雖然他的表情看不出來,更沒有人(精靈)可以從他的語氣中察覺跟平時有什麼不同,但基本上只要關於他們的王子,尊貴的勒苟拉斯殿下的壞事,就足以可以推測他們的王現在心情非常不好


「尊貴的王,我們從未見過這種病症,或許我們該尋求愛隆王或是米斯蘭達的協助」身為醫師,他們見過各種病症,而精靈的生命近乎永恆,所以精靈醫師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好的醫者,但是王子的病卻是他們從未見過的,這也讓他們非常恐懼,這說不定會造成什麼嚴重後果


「A......咳咳........」才剛開口,幾朵粉色花瓣從口中飄出,是的,從生物的體內飄出的花瓣,勒苟拉斯並沒有吃花瓣的愛好,當然偶爾會吃點參了花瓣的沙拉,但他絕對不可能吃下一整個面盆之多的花瓣,還會完整的把它們吐出來,而他卻可以在一周之內,吐出了幾乎可以裝滿三個面盆的完整花瓣,而精靈醫師們卻找不到那些花瓣來自於他們王子的身體何處


「我們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便是王子殿下的身體沒有異常,只是多了這些不知從何而來的花瓣」是啊,心跳正常,沒有中毒跡象,就算被詛咒了,也沒有這樣反應在生理上的咒術,勒苟拉斯的身體跟平時沒什麼兩樣,甚至因為他到了精靈年歲中的青年時期,身體比以往還要健壯許多,即使看在其他種族的眼裡,每個精靈都是那麼的纖細而脆弱,當然見過他們英勇作戰的生物就不會認為他們脆弱了


「勒苟拉斯,My son,我希望你好好休息,然後......我希望以後你發生了什麼事,都有人能在第一時間通知我,而不是因為你生病的事造成了整個社區的不安,才有人向我報告」勒苟拉斯生病一周了,可是瑟蘭督伊卻是在他身邊中,最後一個得知的人。甚至還有歌謠傳出,精靈是美好的連說話都會飄出花瓣的生物,雖然比喻的很美好,但當描述成了真實的畫面,那絕對不會美好的令人讚嘆,而是會讓人打從心底的恐懼,誰知道這會不會傳染呢?




張了口卻說不出完整的話,反而是讓他的床上又多了許多片嬌嫩的粉色花瓣,勒苟拉斯只好點點頭,來回應來自於父親的關心,只是他一點都不喜歡安分的待在家中休息,而且他跟他哥兒們都約好了要出門的


所以當瑟蘭督伊前腳才轉身投入工作,勒苟拉斯後腳就跟著離開了家,這樣的舉動看得一旁的侍從無可奈何,他們的確該遵從王的旨意,讓王子在家靜養,但是以王寵愛王子的情況,又怎麼能容忍他們讓王子覺得,自己被囚禁了,這樣兩邊都不能討好的狀況下,他們也只能安靜的裝作不知情




就像普通的青少年,他們會到處逛逛,看看有什麼最新的商品,或者是坐在咖啡廳裡,吃點點心、聊聊天


「勒苟拉斯,我以為你被王發現之後,會有一大段時間無法外出了,說實話,讓我好現在就去告密,以免被王當作是共犯」陶烈兒知道瑟蘭督伊不可能允許勒苟拉斯在這種狀況下外出,所以她選擇人類俗語所說的,坦白從寬,只是陶烈兒非常不確定自行投案會不會有所謂的減刑


"我只是吐花瓣,而不是斷了腿,ada沒有理由限制我外出"無法張口,勒苟拉斯只好用手機傳訊息以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很懷疑,勒苟拉斯,我相信你爸肯定會希望他回家的時候,你像隻乖巧的小精靈一樣地坐在沙發上,喝著溫熱牛奶,吃幾塊帶著奶香的餅乾,給他一個甜甜的微笑、熱情的擁抱,歡迎他回家」亞拉岡收到了勒苟拉斯的白眼,他才沒有用小精靈才會有的行為迎接ada回家呢


「叔叔肯定是這麼盼望著的,勒苟拉斯」那個兒控末期。亞玟這麼想著


"那些都是ada讓人準備的,我並沒有這麼想吃"勒苟拉斯鄭重的澄清


「喔,勒苟拉斯你都幾千歲了,牛奶就留給正在成長的孩子吧!你需要的是多吃點」金靂就坐在勒苟拉斯的身邊,幾片花瓣飄落他的肉派,他皺著眉把花瓣掃開,這的確是非常令人困擾的病症,不過這些花瓣要是賣給勒苟拉斯的粉絲們,的確可以大賺一筆


「我跟adar提起你的症狀,但是他也沒見過這種狀況」


"謝謝,連愛隆叔叔都沒見過的病症,我真幸運"失落,花瓣不會造成他行動上的困擾,但是與人交流會很麻煩


「但我在網路上找到了這種病症,花吐病」亞玟這麼說著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連長生且全知的精靈都不知道的事,網路上卻有說明?親愛的,你確定訊息是正確的嗎?」亞拉岡抱著亞玟


「事實上我不太確定,但裡面所描述的狀況跟你一模一樣,會從口中吐出花瓣,勒苟拉斯,只是...........」


"只是?"


「那是一本漫畫,很神奇不是嗎?別這樣看我,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訊息,而且你的狀況跟漫畫裡的故事一模一樣,它甚至還有結尾,雖然我們不能確定它的方法有效,但至少我們能參考」


「漫畫上學來的偏方,還真是前所未見,但就像亞玟說的,你或許該嘗試一下,總比什麼都不做的好,況且你再吐出花來,可能就會把你自己給埋在床上,王不會希望你的死因是被花瓣悶死的」陶烈兒打趣地說著,但就像兩個女孩所說的,總比什麼都不做好多了


"好吧,所以漫畫的結尾是什麼?"


「漫畫內容是說,一個女生因為暗戀某人而一直說不出口,從某天開始,她一張口就會吐出花瓣.........要讓暗戀變成雙箭頭的戀愛,吐花瓣的症狀才會消除........別這樣看著我,漫畫裡就是這麼說的」


"..........太好了,我的病可能永遠都好不了了"暗戀某人,是啊,勒苟拉斯一直暗戀著某個他永遠都不能喜歡的人,所以他永遠都不可能好起來了


「這聽起來真荒謬,別擔心兄弟,不管你喜歡誰,我們都會幫你追到她的!沒有什麼目標是困難的,但如果你喜歡的是凱蘭崔爾女王........我們可能要先想好作戰計畫,我們一定會幫你的!不過別告訴我,真的是女王」亞拉岡信誓旦旦的說著


"不........沒什麼,我們來說說露營的事情吧"


「喔!我約了菲力跟奇力,幸好索林最近很忙,不然讓他知道他們跟精靈走得太近,可能會讓他的老毛病發作,那可不是個好事」金靂一想起索林的老毛病發作的模樣,就打了一個冷顫


「索林一向不喜歡精靈,尤其是你爸」亞拉岡看著勒苟拉斯,他們都知道矮人跟精靈之間的歷史


"ada對他們也不是很好,我並不意外"聳聳肩


「勒苟拉斯,你確定王會讓你去露營嗎?我是說........不會有露營地符合所謂的沒有昆蟲或是王所謂的乾淨標準」陶烈兒的心情不錯,因為奇力也要去,勒苟拉斯認為愛情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可以讓一個女性喜歡上比自己還要矮的男性,雖然在矮人之中,奇力已經很高了


「不,勒苟拉斯,你爸根本還沒有回覆你,難道你想偷跑?你會害我們被警察通緝,然後你被帶回家,我們變成了拐騙兒童的慣犯」


"並不會這麼嚴重!ada的確有潔癖,但我可以好好洗個澡再回家,你們別把ada妖魔化了, 而我也沒有這麼嬌弱,我們也是曾經住在樹林裡的精靈"勒苟拉斯本身就喜歡樹林,他的名字就代表著綠葉


「喔,的確是如此」事實上他們覺得瑟蘭督伊是所有精靈中,最快適應現代生活的原因就是來自他的潔癖還有他對財富的追求。然後他們又聊了許久





坐在家中軟硬適中的沙發上,吃著侍從送上來的餅乾,喝著不能讓他長高的牛奶,不是勒苟拉斯想這樣,只是幾千年來,他都習慣了,而且這還是瑟蘭督伊命人為他準備的,自從他從魔戒遠征凱旋而歸之後,他的父親,密林之王就變得有些溫柔,他命人按時準備點心給勒苟拉斯,在用餐的過程中會關心一下兒子的當天計畫跟成果,結果卻讓本來就從小孺慕著父親的勒苟拉斯無可救藥的愛上那個溫柔體貼的瑟蘭督伊,一段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勒苟拉斯逃避過,最後吞下了這段苦果,自己獨自承受,他沒有想過,也不會有人想過,這樣苦澀的暗戀會以這種方式呈現出來,所幸的是,根本沒人知道這種病從哪裡來,就是知道,也不會有多少人去相信一個漫畫的情節


瑟蘭督伊坐在老友的辦公室裡,用著依舊至高無上的眼神看著愛隆,他並不相信老友對於兒子的病症會完全不知,雖然沒有坐到老友願意用身家性命擔保兒子一定會康復的打算,但如果愛隆早一點鬆口承諾,他會更加開心,至少他這次在股東會上不會苛刻醫院的經費申請書




「你就是在這裡成了一座雕像,我也只能說,我無能為力」愛隆在從寶貝女兒口中得知勒苟拉斯生了怪病之後,他就一直計畫來個長期旅遊,避免某個老是以醫院經費壓榨他的兒控末期損友上門,可是他的良心卻不允許自己放任勒苟拉斯這樣的好孩子受苦,亞玟把上網找到的資料交給他看,雖然荒謬,但如果是真的,就是索倫戴著魔戒命令他說出治療方法,他也無可奈何,大概只有偉大的梵拉才會知道,勒苟拉斯那孩子暗戀著誰


「勒苟拉斯吐出的花瓣都快在他睡眠的時候淹沒了他,你必須想個辦法」如果不是因為長達三個月的出差讓他想兒子想瘋了,以至於一回家就是往兒子寢室跑,看兒子睡得是否安穩,瑟蘭督伊根本不會發現差點被花瓣淹沒的勒苟拉斯,而他的理智甚至還一秒跑過了,兒子什麼時候喜歡沉浸在花瓣的香氣中入眠的問句,甚至閃過要讓人去採購大批的花瓣來供兒子入眠或是沐浴,直到他聽見勒苟拉斯輕咳幾聲,接著就看見了兒子的口中飄出花瓣,難道還睡覺睡到把身旁的花瓣吃了?接著才有今天早上那樣劍拔弩張般的緊張局面,瑟蘭督伊是個經歷了幾千年風霜歷練的精靈,卻仍然被清晨的畫面震驚到了,他怎麼不知道他兒子能吐出花瓣來?


「你就是把瑞文戴爾的經費全否決了,我依舊無法幫助勒苟拉斯,如同我無法改變亞玟喜歡上亞拉岡的事實,我也無法更無權去干涉勒苟拉斯正在暗戀誰,事實上,就是他身邊的好友也沒一個知道他喜歡上了誰」


「.........我們在說的是兩回事,勒苟拉斯吐花瓣的症狀跟他喜歡誰又有什麼關係?別逃避話題,我需要的是解決方法」兒子有喜歡的人了?難怪近千年來,他可愛的綠葉越來越不喜歡親近自己了,這麼說勒苟拉斯喜歡上的是個精靈,至少不是品味邋遢的人類或是身高不及格的矮人跟哈比人.......他或許該跟那人來個簡單的會面,就跟當年他與矮人王子索林見面時一樣的小會面,來鑑定那個精靈是否適合他優秀完美的綠葉


「這雖然是沒有根據的偏方,但卻是我唯一能看到跟勒苟拉斯現在的病症有關的消息,其餘的你就自己看吧」果然還是安排個短期休假好了,反正能不被瑟蘭督伊兒控的醋意侵蝕波及,就是要愛隆長期住在國外都沒問題,可惜的是他放不下自己的寶貝暮星跟那個邋遢的養子交往,要是自己教養多年的女兒學得跟養子一樣邋遢粗魯該怎麼辦?


「勒苟拉斯是個優秀的精靈,沒有人有理由不喜歡他,但如果真的有人不喜歡他,我就是將人綁起來送給他都願意做」兒控末期爸爸的霸道總裁體發言一下子就擊倒了老友脆弱的心靈,原來末期還不是最嚴重的,瑟蘭督伊這根本已經心靈扭曲了,或許他該開點身心放鬆的藥物,或是現在就給老友來一劑鎮定劑,梵拉在上,拯救這隻精靈扭曲的心靈吧


「你該回去陪陪勒苟拉斯了,每個病患都會希望身邊有個人陪著他,而且絕對不會是與自己沒有任何親屬關係的侍從」


「在離開前,我必須遺憾的告訴你,愛隆,我的老朋友,你上次申請的那些實驗器具,被刪減了一半,因為實驗項目並非以精靈為優先考量」更多原因是因為審查到他這裡的時候,他正在為了勒苟拉斯因為在學校裡太過優秀,而被太多各種生物關注而煩惱,沒精神去理會那些為了人類而申請的項目


愛隆的嘴角正在抽蓄,他到底又是哪裡惹到了他這位大股東,半年前把研究項目送出去的時候,還吩咐了送資料的精靈小心一點,最好挑個勒苟拉斯打電話給瑟蘭督伊,確定了後者的心情不錯之後再交上去的,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可是等那筆項目基金下來,等了多久!現在都只剩一半了,該死的兒控,勒苟拉斯最好趕快找個對象,氣死這個心靈扭曲的老精靈





TBC

评论(2)
热度(37)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