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二)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花吐病的設定其實我也不確定,所以如果跟別人的設定不一樣

請求放過wwwwww

我真不敢相信我會打這麼長一篇

本來只是單純地想................

結果就變成了這樣,我真是廢話專家

我想了很久,關於說話的方式,可能是我自己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文體真的在慢慢偏向我早期打HP文時的文體了((艸

但是不忍說的是,我好喜歡這種文體

諷刺人的時候很好用((到底


就像前面所說的,時代關係複雜,活了上千歲的精靈勒苟拉斯還是要上學,人物年齡混亂,反正就是不要在意年齡,原作故事是歷史,如果精靈們提起從前,就類似前世的設定,這樣看待就好wwwww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抱著電腦坐在沙發上,勒苟拉斯的食量一向很小,在咖啡店也吃了些點心,回家後又有牛奶跟餅乾,但他還是努力保持胃口,瑟蘭督伊可能會回家吃飯,因為到了現在都還沒有收到父親不回家吃飯的訊息,瑟蘭督伊如果沒有要回家吃飯,都會先打一通電話或是傳個訊息給他。勒苟拉斯正在看亞玟所說的那篇漫畫,故事情節很普通,除了女主角跟他一樣會吐花瓣以外,是啊,暗戀得太苦而引發的病症,他要怎麼痊癒?對方可是他的父親

 

回家後看著寶貝兒子坐在沙發上,四周布滿嬌嫩的粉色花瓣,配上家中明亮的照明讓勒苟拉斯的金髮閃閃發光,配上傳統的精靈服飾,瑟蘭督伊有一瞬間以為勒苟拉斯是坐在那裡等待自己過去迎接的新娘。

 

這念頭真是糟透了,瑟蘭督伊覺得自己真像個變態父親,會對自己的兒子產生奇怪情緒的變態,自從勒苟拉斯從魔戒遠征回來之後,他總覺得自己對兒子多了些不一樣的情感,會想主動了解勒苟拉斯、關心他一天的行程、更加注意他身邊的來往對象,他並不希望勒苟拉斯重視他以外的生物,即使是勒苟拉斯在幽暗密林外曾經與他並肩奮戰的摯友,離開密林之後,精靈們的生活變了,他與人類合作開發新的產業,賺進大把財富,給予族人新的工作,就像是個為子民設想的國王,他也的確是

 

可是只有瑟蘭督伊自己知道,他是為了讓勒苟拉斯過上最好的生活,跟人類一起生活的最好方式就是富有的生活,即使跟人類打交道,用各種手段賺取大量財富的行為一點都不像個精靈,他也不在乎。現在他卻要面臨,他的兒子有個不知名的暗戀對象的事實,兒子暗戀著某個人或精靈,甚至得了一種沒有人知道的病,不管自己再怎麼不能接受那個幸運的傢伙,為了勒苟拉斯,他也會努力接受有個生物會介入他們的生活,奪走勒苟拉斯所有目光.......

 

 

 

「勒苟拉斯,我們來談談」

 

"是的ada,請容許我用打字的方式與您交談,否則花瓣會掩蓋我們的晚餐"勒苟拉斯有些緊張,或許愛隆叔叔跟父親說了些什麼,畢竟父親不可能不去詢(刁)問(難)愛隆叔叔,以早上那樣的氣勢來說

 

「你當然可以」那些令人厭惡的花瓣讓他無法聽見勒苟拉斯的聲音,這簡直是一種折磨,他當然不介意晚餐被花瓣淹沒,只是勒苟拉斯會覺得不舒服

 

 

 

說要談談,瑟蘭督伊卻在晚餐桌上保持沉默,用餐時就該安靜........其實是威嚴的精靈國王不知道該如何跟孩子展開一段該在青春期中被拿出來討論的話題,關於戀愛,還有應該選擇什麼樣品行的生物等等,當然誰都不選,永遠留在他身邊當個快樂的精靈才是最好的決定。自認民主開明的精靈國王在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個虎爸呢

 

 

 

「勒苟拉斯,關於你上次提起的露營計畫,那並不是個好主意,現代的森林都被無知的人類破壞了,水源也不再清澈甘甜,你們該選擇有木屋的露營地,而不是睡在野外」從平時的話題開始,以免兩人出現了尷尬的場面,男性之間的談話或許該簡單粗暴,直接從問題中心點切過去,只是他們是精靈,是一種以詠唱來敘述他們想法都不嫌麻煩的生物,他們更是精靈中的王族,不該用著粗俗的方式交談

 

"ada,所有的精靈都不該排斥森林,那是我們的家,即使它已經遍體鱗傷,please"勒苟拉斯真不敢相信,瑟蘭督伊真的拒絕他要去露營的請求,那是森林,不是寸草不生的魔多,陶烈兒真是烏鴉嘴

 

「我明白,但森林裡的動物也不再像從前那樣親近我們了,還多了許多虛榮貪婪的盜獵者,若是他們將你當成獵物,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而且盜獵者可沒有精靈這樣敏銳的聽覺及視覺,愚蠢的盜獵者只會判斷是否有活物,根本無法判斷那是不是森林中的動物

 

"可是如果我不去,亞拉岡他們會嘲笑我,他們總是說我比女孩嬌貴,就是瑞文戴爾的暮星公主都沒有我嬌貴"更別提剛認識亞拉岡時的情況,他至今都沒想過好友這麼適合當個保姆

 

「那是因為瑞文戴爾的風氣是簡樸,看愛隆的裝束就可以知道,我不希望你去觸碰受汙染的水源,但你可以回到幽暗密林,留在那裡的精靈將那裡照顧得很好,而且是私有土地,我也不必擔心有盜獵者會危害到你們的安全」這可是瑟蘭督伊最後的讓步,如果他的綠葉連故居都不願意選擇,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禁止讓勒苟拉斯去參與露營活動

 

"我當然願意回到密林,ada謝謝您的首肯,這讓我更加期待這次的露營"回家,勒苟拉斯當然很願意,雖然他有些遺忘了這個故居,以至於在選擇露營地點時,遺忘了仍保持在相當水準下的那片原始叢林,而且他們還可以拿大蜘蛛作為比賽項目,他很有信心能成為得分最高的贏家,也或許只會輸給陶烈兒一兩隻,她可是密林護衛隊長。幽暗密林,那裡只留下了少數不願意離開的精靈,而瑟蘭督伊命他們成為密林的守護者,為所有來自幽暗密林的精靈保留一個最後的淨土

 

「我很高興你接受這個提議,另外......我想你可以找個時間,邀請你的朋友們來家裡聚餐,我似乎已經許久沒有見過他們了,希望他們跟我剛開始認識他們時一樣的優秀而有禮貌,而且我希望是所有人都能參加」實則是為了看看勒苟拉斯跟誰最為要好,因為那說不定就是那個可惡的幸運兒

 

"ada?我真的可以嗎?我是說......我真的能邀請他們來家裡嗎?他們包含了.......矮人,而我知道您不喜歡他們......."

 

「為什麼不?他們是你的朋友,尤其你告訴我,你在大學時,想跟他們一起住,勒苟拉斯,我不想懷疑你的朋友,但我也必須知道你將來的室友都是些什麼樣的生物」當瑟蘭督伊聽到勒苟拉斯要搬出去的時候,他差點把一份重要的合約給撕了,然後不顧會議上眾人們快被他嚇跪了的表情,離開了會議室,留下已經風中凌亂的合作對象,為此他還反常的處罰了勒苟拉斯,將他禁足了至少一個月,接著就沒有再提這件事了,所有人包括勒苟拉斯都已經認定,瑟蘭督伊反對這件事,而且沒有轉圜餘地

 

"這麼說您同意了讓我們一起住的事了?真是太感謝您了,ada"事隔了將近半年,他終於得到了父親的應允,是啊,半年雖然對於一個精靈來說,不過是一彈指的時間,但是半年都足以讓他們過完一個學期了,這對一個正在準備大學入學申請的學生來說,有多麼寶貴

 

「當然,但你必須每個月都回來,並且定時跟我聯絡及報告你的近況,而我相信你絕對能做到,對嗎?」別再像是魔戒遠征那樣,將近兩年沒有向密林傳遞任何一封信件,讓他等得心力交瘁。每天睜眼都在擔憂勒苟拉斯的安危,而事後他得知兒子在戰爭結束後遲遲未歸,是因為他花了許多時間去兌現跟矮人的承諾,一個遊歷中土世界的承諾,這讓他非常不高興,但沒有表現給勒苟拉斯知道,因為太過度的管束會讓孩子變得叛逆,而瑟蘭督伊就是體會到了這樣的結果,才忍痛放手讓勒苟拉斯出門歷練

 

"是的,我向您保證"

 

 

 

結果他們都沒有提到勒苟拉斯的病,不是瑟蘭督伊不在乎,而是他決定親自觀察兒子的朋友們之後,再去好好地深入調查一番,若不是為了他親愛的綠葉,他根本不會讓那些邋遢、醜陋的矮子進入他的豪宅,任由他們在這裡粗俗的又唱又跳,他記得千年前老友曾經抱怨過矮人的用餐習慣,糟糕的像是一群野人,如果可以,他真是不想讓勒苟拉斯跟他們有往來

 

勒苟拉斯迅的向朋友們傳達聚會的消息,雖然朋友們明顯的不想面對瑟蘭督伊,但是既然有個免費吃喝的地方,他們又怎麼能拒絕呢?尤其勒苟拉斯家的大廚也相當善於烹煮美味的食物,或許該除去精靈們都愛的大量食用鮮草,剩下的才是人類跟矮人都會喜歡的口味,而精靈的點心更是哈比人的愛,雖然精靈之中宣稱吃一口便能飽足一天的蘭巴斯對於哈比人來說,並不怎麼有效,甚至對他們來說很奇特,這也不影響精靈點心的美味

 

 

 

「謝謝您邀請我們,先生」他們用著幾乎未有過的禮貌面對瑟蘭督伊,說實話,他們的確不想如此做作,但為了他們跟勒苟拉斯的友誼,還有滿桌的美食,他們倒是不介意虛偽一次,而不是為了展現自己的性格獨特,在瑟蘭督伊面前展現他們平時的模樣,否則迎接他們的可能會是一群精靈守衛,還有歷經千年依舊相當好用的精靈製弓箭,要知道弓箭這種東西,對精靈來說,目標的遠近根本沒有所謂的影響,你就是站在他們面前十公分,他們都有辦法射穿你的頭骨,想著就有些頭皮發麻了

 

「我很歡迎勒苟拉斯的所有朋友,請在這裡保持你們的自在」瑟蘭督伊是有點後悔,讓這群妖魔鬼怪進到他的家裡,不過看在他們目前還保持著人模人樣的樣子,他倒是還能再忍受一下

 

 

 

瑟蘭督伊的確就像是一瞥而過的旅人,僅僅是將所有面孔都掃過,然後就以不打擾為理由地回到自己的房間,事實上,如果有人看到瑟蘭督伊正在看著監視器畫面,觀察著原形畢露的那群妖魔鬼怪是怎麼摧殘他家的裝潢,可能有人會以為這是什麼為了暗中處理掉某個人的鴻門宴

 

聚會上的女孩並不多,瑞文戴爾的暮星公主、人類女孩伊歐玟、瑟蘭督伊所熟識的陶烈兒,還有一個哈比人小玫,不過小玫是同為哈比人山姆的女友,暮星公主與人類亞拉岡也是一對讓老友頭痛的情侶,這其中也只有暮星公主與陶烈兒是精靈,可是勒苟拉斯跟女孩們都保持著禮貌距離,梵拉在上,他的綠葉喜歡的人難道是男性?他當然不是個保守不開明的父親,畢竟精靈的生命近乎永恆,比起生命因為短暫而重視子嗣的生物,精靈若能在漫長的一生中能找到相愛的伴侶,這比什麼都重要

 

將注視在女孩身上的目光轉到男性,亞拉岡是個不錯的朋友,也非常照顧他的綠葉,難道因為亞拉岡有了女友,才讓他的綠葉那麼痛苦嗎?或者是金靂,因為他不喜歡矮人,才會讓勒苟拉斯這麼難過嗎?真是令他感到頭痛,除了這幾個,他的兒子似乎沒有其他特別要好的朋友,但這麼看來,每個都很可能卻又有不可能的理由,太難理解了

 

 

 

「勒苟拉斯,你爸真的答應了我們的SHARE HOUSE計畫嗎?我可不想我們把宿舍準備好之後才收到你爸反悔的消息」金靂拿著一隻烤雞腿,這可不是個好找的東西,至少在精靈的宴會上,要找一盤肉食,可能會有些困難,他的父親曾經在精靈故地瑞文戴爾吃過一頓滿是蔬菜的宴席,那餐吃得他們相當難受,所以他們大鬧了一番

 

"對,ada已經答應我了"勒苟拉斯有些失落,瑟蘭督伊居然剛露面就離開了,難道ada其實不在乎他的朋友是誰嗎?

 

「我以為你爸會為了你的升學而選擇搬家,我認為學校附近有些高級住宅會讓你爸看上眼,或是一些空曠的郊區,那可能會促使偉大的精靈國王繼續增加他的房地產,然後選個順眼的地方蓋間不輸這間房子的豪宅,只為了讓你四年都活得快樂又舒服,然後不是高價賣給接下來要入學的另一個貴族凱子,就是像他其它房產一樣閒置」亞拉岡摟著勒苟拉斯的肩膀

 

 

 

這個畫面衝擊著瑟蘭督伊的理智,他覺得他的腦子裡充斥著同一句話"放開你那隻髒手!不准碰我的綠葉!"只是看著勒苟拉斯笑了出來,瑟蘭督伊才重拾他平時的冷靜,他的綠葉為了這個邋遢男人的話而笑了,愛斯泰爾,血統不錯,人類已經遺落的皇族後裔,愛隆的養子,可是已經有了暮星公主了,居然還繼續誘拐他的綠葉,真是貪婪無恥的人類

 

 

 

「這麼聽來,讓瑟蘭叔叔為我們購置一間新房子作為宿舍,是個最好的主意,至少我們都可以相信一個幾百年來都被時尚雜誌評選為最優質單身漢的品味,反正為了你,就是一座小島,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亞玟喝著精靈飲料,這可是個非常正統的味道,除了已經隱居在精靈聖地的精靈,幾乎沒有地方可以做出這麼傳統的味道了

 

"不,我不需要一座小島,ada的確買下了幾座小島,但不是為了我,另外我有個露營地點要建議你們,而我覺得除了這裡,ada不會接受其他地點,因為他認為現代的森林並不乾淨,我是說,被汙染了"

 

「事實上我覺得對你爸來說,精靈以外的物質都像汙染源」亞拉岡其實說對了一半,對瑟蘭督伊來說,只有勒苟拉斯才是最純淨的存在

 

「我現在就想知道那個被你爸認可的露營地點在哪裡」金靂非常驚訝,會有個地點讓挑剔潔癖的瑟蘭督伊認可,真是稀有

 

"幽暗密林,那裡是個未開發的私人森林,我們的故居,我們可以在那裡獵殺許多大蜘蛛,陶烈兒知道!我們可以來場比賽"

 

「那是所有密林精靈心中的聖地,你確定叔叔會讓我們進去嗎?」

 

「聽說你爸在密林藏了很多陳年老酒,我們可以喝一點嗎?啊嗚.......我只是說說,親愛的,我知道我們不該慫恿好孩子去偷爸爸的藏酒,但我們只是喝一點,真的........好吧,我想來個徹夜大醉,來慶祝我們的勒苟拉斯小朋友終於可以獨立了,或是慶祝我們要上大學了」

 

「我聽見了有好酒,還有一場比賽,矮人可是最好的戰士!」金靂被吸引了,不管是好酒還是一場狩獵比賽

 

"我認為ada不會希望我們喝酒,雖然他大概不確定他的藏酒到底有多少桶,但如果看管酒窖的精靈向他回報,我們喝了他珍貴的陳年衛多寧,或許你們還可以非自願性的參觀幽暗密林的地牢,我記得那裡非常不舒服"

 

「喔........那我們要小心點,還有少喝一點」顯然他們一點都沒有想打消主意的想法,或許是因為瑟蘭督伊的藏酒太過吸引人了






TBC

评论(2)
热度(27)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