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三)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再說一次,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注意!!!大王出差時間有調整!!!!!!!!

考慮到一些時間性的問題,所以調整了出差時間

然後其實小綠葉不是放長假階段唷!!

露營是他們的夏季旅遊,剛好的是,幽暗密林非常避暑wwwwww

幽暗密林屬潮濕大陸氣候,冬季嚴寒而且漫長。((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真是個適合避暑的好地方不是嗎?((欸


感覺都沒有什麼進展............看了就很焦急啊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手拿著年份尚淺的衛多寧,瑟蘭督伊的心情就像這瓶衛多寧一樣,烈又苦澀,他一向不喜歡這般年輕的酒釀,但他今天的心情就跟手上的酒一樣令人不愉快,他的綠葉長大了,有喜歡的人,提出了想搬出家門的要求,他該怎麼抓住那片想隨風飛走的綠葉?這種狀況可真是糟透了,他不該走回頭路,全力的想要控制勒苟拉斯,可是他一點都不希望他的綠葉離開他身邊


讓司機將最後的朋友送回他們的家,他也該睡了,雖然跟朋友們一起聊天很開心,但瑟蘭督伊離席後,勒苟拉斯的心情就懸了起來,雖然避免說話,但無法避免莫名的咳嗽,讓花瓣不受控制的飄出,不安的心情會加重病情。回房之前,他從瑟蘭督伊的書房繞過,偷看書房裡的父親,勒苟拉斯可是很有經驗的,看著瑟蘭督伊拿著一杯衛多寧坐在那張單人沙發上,似乎有些心事的看著牆上的畫作


那是族中畫師為兩人畫的畫像,那是勒苟拉斯還是個小精靈時畫下的,他被父親抱在懷裡,笑得開心,這是少數從密林帶出來的物品之一,勒苟拉斯曾想過請求父親將畫作放在他的房間,可是看著父親將畫作放在書房裡,偶爾會喝著衛多寧、看著畫作出神,勒苟拉斯就會告訴自己,ada很重視自己,所以很珍愛這幅畫。每次這麼想,心裡的不安總會有些好些




勒苟拉斯沉溺在自己的想法中,卻忘了即使遠離戰爭,他的父親依舊是個敏銳的戰士,能察覺到細微的跟蹤者在哪裡,況且像他這樣近乎光明正大的將門開出一個小縫來,不會有精靈不會發現才對「勒苟拉斯,我從未教導你躲在門後偷看,進來」


"我為我的行為感到抱歉,我怕您正在休息"臉色稍微紅潤些,瑟蘭督伊的酒量就像是他巨大得像迷宮的酒窖,沒有人見他醉過,身為他的兒子、他身邊的親信、他的老友,也沒有人能一睹密林之王的醉態,但也沒有人能抗拒飲酒後的瑟蘭督伊,成熟的男性魅力,天然森林氣息的男性香水混合著酒精的氣息,加上那種慵懶放鬆的姿態,至少勒苟拉斯知道如果自己不是眼前人的兒子,他可能會不顧形象地撲進他的懷裡,像個戀人一樣


「我希望我的家飾都完好,還有........希望你有個好夢,晚安,我親愛的勒苟拉斯」瑟蘭督伊雖然不指望他的客廳完好,但也希望那群小怪物能遵守該遵守的禮儀,或者是盡責的侍從能在明早他起床前把殘局清理乾淨


"謝謝,也希望您有個好夢"


「若是你能痊癒,我相信那是我最好的夢,另外我希望早上不會看見你被花瓣掩埋的驚悚景象」只有在永遠的沉睡,才會被花瓣覆蓋,那不是個好景象,即使精靈對生命淡然,也不會輕易接受至親永遠沉睡


".......我不敢向您保證,但我會努力的"即使勒苟拉斯已經習慣這一周以來,在花瓣中醒來,沐浴時加入花瓣,用餐時為自己加點香料,雖然這真不是個好習慣


「勒苟拉斯,你這會讓我不敢讓你獨自去就寢,我或許該安排一個人在你旁邊守著」如果可以,瑟蘭督伊會想要自己來,只是不確定他的綠葉是否會因為尷尬而拒絕


".......不,ada我不需要有人在旁邊看著......"被當作是未成年的小精靈了,勒苟拉斯的臉更加紅潤些"晚安,ada"




勒苟拉斯的酒量也不錯,至少活了幾千年,小酌幾杯的經驗很多,再不濟也能讓一整屋的人類跟矮人喝睡了,他還能像是滴酒味沾的人一樣清醒,但是當然不能跟父親相比,畢竟如果換成高酒精濃度的衛多寧,他可是沒辦法像瑟蘭督伊一樣喝下以木桶為單位的數量。收到父親的關心,讓勒苟拉斯像是被安撫得相當安心的小精靈,可以安心入睡


他沒有不信任他的兒子,但是瑟蘭督伊不管喝下多少衛多寧,也無法麻痺自己心中的擔憂,緩緩走入勒苟拉斯的房間,潔白的床單上已經堆積了些花瓣,他親愛的綠葉當然沒有在睡覺時會張口流口水的習慣,只是一些在熟睡下會出現無意識的輕咳,這讓花瓣非常肆無忌憚的到處飄散,畫面非常美,但實在不是件好事。他只花了三分鐘去思考該怎麼面對這種狀況,就將勒苟拉斯抱起來,走往自己的房間,勒苟拉斯不希望被人盯著睡覺,而自己是他的父親,他最有資格接手這項任務,不過他的綠葉太輕了,或許那些朋友說得對,勒苟拉斯真該增加點食量


今天的被窩特別溫暖,帶著森林氣息,勒苟拉斯覺得他也該喝點酒再入睡,這樣的睡眠品質很不錯,只是從前他也試過小酌幾杯再入睡,那效果顯然沒有這次的好,還帶著一點衛多寧的香氣........他沒有喝衛多寧,那是父親的珍藏,在這棟房子裡,只有瑟蘭督伊才知道那個神祕的酒窖在哪裡,還有誓死效忠密林之王的精靈護衛們,畢竟瑟蘭督伊可不會自己動手把酒桶搬進酒窖裡,但那些精靈護衛要至少一百年才會來訪一次,為了運送衛多寧。所以誰會把衛多寧當作洗衣精的洗他的被單?答案是否定的,那衛多寧的氣味又是從哪裡來的?這個疑問促使想賴床的勒苟拉斯清醒,看清楚四周




「A........ada!咳咳咳........」一時的激動,讓勒苟拉斯驚呼,隨之而來的便是不舒服的輕咳,但四散的花瓣也沒能將勒苟拉斯從驚嚇中帶離,四周的裝飾,這是瑟蘭督伊的房間,他很確定自己不會夢遊,但也肯定自己昨晚是在自己的房間躺下的,為什麼一醒來會在父親的房裡?而且他們同睡在床上,他........自從成年後,就沒有跟父親一起入睡的習慣了,這個懷抱令他感到安心及愉悅,考慮到睡前,父親十分擔憂自己會被花瓣淹斃,如果不是自己在夢遊時像個小精靈一樣跑進父親的房裡、也不是自己終於跨出了那一步去請求父親能一起入眠、那就是自己感覺良好的可以合理認為是父親將自己移到他的房間,親自當他的守護者


「My son,你喚我起床的方式真是令我印象深刻.......」伸手細細的撫摸勒苟拉斯那頭美麗的金髮,與自己不太一樣,是更純正的金色,憐惜著兒子正在受病症折磨,卻沒有發現自己就像是在寵愛自己戀人般的溫柔


「我很抱歉........咳咳........」感受著父親的溫柔,勒苟拉斯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太大聲了,如果被父親發現那個跳動異常的頻率怎麼辦?


「別說話了,勒苟拉斯,我會守護著你直到痊癒」




勒苟拉斯直覺認為自己造成的噪音讓父親以不正確的方式開機,才會出現這段一點都不像密林之王瑟蘭督伊的對話,但是這般溫柔的話語,足以讓任何人沉淪,所以勒苟拉斯是紅著連回到自己專屬的浴室梳理自己的,他像個嬌羞的少女一樣的逃離了暗戀對象的懷抱,但是父親剛剛應允了什麼?那是在他痊癒前,父親都會陪伴他入眠的承諾嗎?如果是,勒苟拉斯倒是希望自己永遠都不要好起來


看著兒子慌亂的逃走,竟然覺得這樣的早晨相當甜蜜,但他從未發現勒苟拉斯除了他印象中的可愛以外,還有那般如畫般的美麗,精靈一向喜歡美麗的事物,但他們卻對生物的美麗感到視覺上的疲勞,直到他們戀愛時,他們眼中的戀人就是這世界上最美的一切,如同他們的信仰一樣重要的存在,而他竟然覺得勒苟拉斯、他的兒子,是如此的美麗動人,這不是個好現象,這會讓他無法放手,無法接受那個讓勒苟拉斯飽受花瓣折磨的幸運兒,他簡直都要詛咒那個傢伙了,怎麼會有人讓他的綠葉如此躊躇於表白自己的心意,以至於讓他患上如此荒謬的病症


瑟蘭督伊將所有必須遠行的工作都交給下屬,平常只是記得要回家陪兒子吃飯,現在是準時上下班,甚至可以接送勒苟拉斯上下學,他的出現就像是龍捲風襲擊一樣的讓整間高中都快形成了暴動,有人驚訝他們的精靈王子居然交了男朋友,但更多的男女都只為了瑟蘭督伊而瘋狂,畢竟就是在精靈之中,這對父子也是好看得天理不容




「勒苟拉斯,你再不停止傻笑,我們就要走廚房後門離開餐廳了!」金靂看著勒苟拉斯的正前方已經有數不清的男女因為他的笑容傾倒,而恰巧的,學生餐廳的大門就在那裡,所以現在要進出會顯得有些困難


「抱歉......咳」勒苟拉斯無法控制自己的喜悅,父親因為他的病,每天接他上下學、準時陪他吃飯,甚至晚上會陪他入眠,而他甚至感覺到花瓣正在減少,他已經可以說點單字了,當然也不怎麼能避免花瓣飄出


「說實話,要不是知道瑟蘭督伊是你爸,我都要以為你們真的在交往了,兄弟,你該積極的去追求你心中的那個人,而不是像隻小精靈一樣黏著你爸」亞拉岡真的很憂心,勒苟拉斯這般像是忘了花吐病的存在一樣,幸福的傻笑,他不該努力地去追求那個神祕人才對嗎?


「不過很神奇呢,勒苟拉斯的病似乎好了些,說不定你不是暗戀,而是缺乏關懷,要知道我們也不能全信一本漫畫的情節,王這次出差就整整三個月了,即使他的工作繁忙,也從未離開這麼久,看看我們都看你吐一周的花瓣了,王回來不到一個月,你都能勉強開口回答了」陶烈兒在心中讚嘆她的國王是如何的強大,或許對勒苟拉斯來說,瑟蘭督伊真是萬用藥


亞拉岡愣了一下「陶烈兒說的有道理,你真的想你爸想到病了?」


"並不會有這種事發生,我又不是離不開ada的小精靈,你們那是什麼眼神"說實話,他們都遇過勒苟拉斯為了他父親,而臨時爽約的狀況,本來說好了下課後要出去聚會,結果瑟蘭督伊的一通電話就讓勒苟拉斯乖乖回家報到,隔天某精靈還非常開心的跟他們說瑟蘭督伊提早回家的事,而不是向他們賠罪,或者他們還可以發現某精靈穿戴著新服飾還有最新的3C商品


「看在你們那個梵拉的面子上,別用那種戀愛中的小女孩模樣去否認事實,你應該要像個男人般的大方談論,然後告訴我們你有多愛他,這樣還比較能接受一點」金靂真的想帶勒苟拉斯去找輔導員,或許能盡快讓好友面對現實,就是他戀父的症狀實在太嚴重了


「金靂說得好,如果可以讓你不再吐花瓣,我也贊成你快去跟你爸告白,但是別忘了主權,千萬別同意用武力決定你們之間的位置,他只要動點歪腦筋,就把你完敗了,更別用射箭決定,我不想看到10:10就先睡著了,因為我覺得之後也不會有什麼變化」


"亞拉岡你真是個瘋子,那是我ada,不是什麼陌生人"勒苟拉斯雖然被亞拉岡的話嚇得有些僵硬,但也被後面逗笑了,基本上不是特別缺乏天分的精靈在射箭上的確幾乎是平手,要靠著一些意外才能決定勝負


「原來還有這種方式的發展嗎?也難怪我們都想不出來你喜歡誰,勒苟拉斯你的眼光真是太高了」亞玟一同說笑著,但其實一點都不意外,畢竟這對父子給人的印象太過深刻了,一個寵兒子寵上天的父親、一個簡直把父親當天看的兒子,要說真的沒什麼更深刻的情感,還真的沒人會相信


"你們應該從其中感受到不對勁,而不是勸我去送死,我不覺得ada會喜歡玩笑,至少我知道他非常不喜歡愚人節"好吧,即使好友在說笑,勒苟拉斯也很感謝他們,那些玩笑話讓他真的覺得喜歡上自己的父親好像也沒什麼不對,尤其又是個多金又有著俊美外表的父親


「喔!我知道王把上一個世紀跟他玩愚人節把戲的人類怎麼了,他最後失去了工作和房子,編著精靈國王事紀的紀錄官在編撰這裡的時候,我正好進去找你要的精靈圖騰總編著本,那真不是個好前例」陶烈兒回想著,她也是正好看見那一段,但她忘了內容,只記得大概


"我也記得,因為那個人類用一封假的宴會邀請騙了ada,所以ada立即斷絕了所有往來,接著那個人就因為破產而消失了"


「勒苟拉斯,對自己有點信心!就是你爸也不該拒絕你,你可是他心目中完美可愛的小精靈,你可是少數能上校花排名的男性,而且我們高中也有不少男精靈,卻沒有一個能跟你一樣!」


"不要、再提起、那件事了,亞拉岡,我拒絕談論那件事!"那是少數能讓脾氣好的勒苟拉斯生氣的其中一件事,他一年級時在學校告示牌上發現自己的照片,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事,結果看仔細了才發現那是校花票選的海報,而且票數滿高的,反觀一旁的校草票選上有男精靈,這絕對不是好事,雖然精靈的性別難以用外表判斷,但絕對不該有這樣的差異,所以他試著投訴了,換來的卻是學長們一臉受傷的表情的看著他,像是不能接受他居然是男精靈一樣,勒苟拉斯甚至敢說,他們要是見過父親,會覺得更加驚訝,因為瑟蘭督伊太過完美,或許還能包攬校花校草的第一名都不是問題


「我覺得你也該檢討自己為什麼要交出那張令他們誤會的照片,正常男性絕對不會把自己穿裙子的照片輕易交給別人,尤其是交給學校的任何一個社團」金靂至今都覺得勒苟拉斯瘋了才會把那張穿女裝的照片交出去


"那是我的成年禮服裝,那下面是褲子,而且他們該看的是資料表上的性別欄,而不是用照片判斷精靈的性別,這顯得非常不專業"


「我看過亞玟的成年禮服裝或是所有精靈禮服,我從未看過這麼像件新娘婚紗的精靈禮服.......嘿!我非常認真呢,兄弟們」亞拉岡發誓,他認識亞玟時間足夠他看完亞玟所有的禮服,畢竟他們從小就住在一起


"........那是幽暗密林傳統的服裝,而且ada要求裁縫師做得更加精美,喔不,我說了我拒絕談論那件事"勒苟拉斯突然意識到,自己差點跟著談話的節奏去把話題接續了


「而且王也有一件同樣布料製成的袍子.........勒苟拉斯你瞪我做什麼?這件事是所有密林精靈都知道的事,應該說你們有很多服裝都是用同一批織布,只是你比起禮服,更喜歡輕便的獵裝罷了」


「奧力!你們很多件情侶裝,而你們卻還沒在一起,這真是不可思議」金靂看著勒苟拉斯,他真的太小看這對父子之間的情誼了


"那是父子裝,很多父子也會穿類似服裝,夠了,就此打住,再說下去我們就要遲到了"


「我跟愛隆王就不會這麼穿,勒苟拉斯」


"那是因為你誘拐他的寶貝女兒"


「呵呵......你說話越來越像叔叔了」亞玟輕笑,要知道瑟蘭督伊說話的方式總讓她父親相當惱火,卻又無法俐落的回嘴,她的父親總是落於下風


「謝謝」四落的花瓣配合上勒苟拉斯的微笑,這真的是要閃瞎人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戀愛中的閃光,不是說精靈王子是單身嗎?






TBC

评论(4)
热度(30)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