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六)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再說一次,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悲劇的露營場景.....

我只是想為了某幾幕而寫露營,結果我看了好幾遍才發現

我當初為什麼要給他們定一個這麼長的露營時間?

明明只要露營、獵蜘蛛、偷酒喝,這樣就完美了啊((欸

所以說我為什麼要手殘的打一周!!!!!!!!

順便說說我真的沒有黑亞拉岡,只是他很好玩而已((你######

然後越靠近感情線,我越混亂((躺

感謝你們接受混亂的我,如果不能接受,就按叉叉吧!!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他們的預計中午會在勒苟拉斯家集合,搭個便車去牽馬,是的,幽暗密林外的地方甚至不准有人類文明存在,馬匹的使用成了重要的方式,所以他們要先去比翁的牧場,然後騎馬到幽暗密林的外圍,再徒步進入,通常這會耗上大半天的時間,所以到達幽暗密林的時候會是剛好要自給自足做第一頓晚餐的時間。而所謂的變化,其實也沒有更動任何一段關於時間性的不可預期因素發生,但眼前的畫面似乎比任何時間上的混亂還要來得嚴重一點,例如眾人眼前這般充滿殺氣的畫面




"誰能告訴我..........你們舅舅怎麼會在這裡?"勒苟拉斯看著一行人陸陸續續來到他家,接著就出現了一塊特別黑暗的畫面,奇力跟菲力的臉色很糟、比爾博的表情也不是很好,要說的話就是........跟在他們後面的索林


「是奇力跟陶烈兒聊得太開心了,完全沒發現舅舅在旁邊」奇力跟菲力目前的監護人是索林,而且他們家族也是個大家庭,所以很多矮人住在一起。他們倆兄弟一臉狼狽的模樣,似乎像是一整晚沒睡一樣


「是比爾博先被舅舅發現他在整理行李,舅舅才來找我們的!」昨晚整個都靈家族說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因為索林平時挺好的,就是嚴肅了點,但只要說到一些比較敏感的話題,他就會像是颶風一樣的失控,這種情況下,往往都要出動不少人去壓制他,而昨晚就是這種狀況了


「被發現就算了,為什麼索林也要去?」金靂並不是跟他們同住,但昨天一通電話到家裡,爸爸葛羅音還非常語重心長的跟他說要保重,他就已經可以想見今天會有什麼狀況等著他了,只是沒想過這次的狀況真的很嚴重


「這個........因為比爾博?」不然他們倆個跟精靈私下這麼要好的模樣,早就被索林處罰了許多次,最後就連索林都快無視他們了,要不是這次連比爾博都一起加入,索林也不會發作得這麼厲害


「真驚訝你會來,希望你別打擾孩子們的愉快露營」瑟蘭督伊跟索林之間有很多說不完的恩怨,有人說過,如果安排瑟蘭督伊跟索林出席同一場宴會,那肯定是惡夢。事實上也差不多,他們都很擅長製造寒冷的氛圍,所以一見面肯定就是兩團風暴的相撞,那畫面多可怕


「不用你多話,瑟蘭督伊」




瑟蘭督伊在幽暗密林入口就跟他們分開來,畢竟從露營地到野炊的選擇都由孩子們自己選擇比較好,反正他總會有方法知道勒苟拉斯在哪裡的,幽暗密林適合露營的地點不太多,至少有些常識的人都不會想在可能會讓人窒息的近乎純氧環境下休息,那只會讓人陷入永遠的沉睡。親暱的像是要閃瞎所有人的向寶貝兒子道別,沒有人覺得哪裡不好,但也沒人說得出哪裡好,前來迎接密林國王的精靈們遞上弓箭還有長刀,那是勒苟拉斯以前慣用的那副弓,因為他要回來,族人們精心的修整一番,雖然瑟蘭督伊不喜歡他去狩獵蜘蛛,但防身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城市的氣溫已經開始往每年的最高數值挑戰,幽暗密林則還是一如往常的帶了一點涼意,他們選擇在河邊露營,這是考慮了生活機能的問題,也是為了要離開那像是密閉空間的樹林,坐在河邊傾聽河水的聲音,他們迅速的清理環境,搭好帳篷,雖然一個帳篷能睡4到5人,但考慮了許多問題,例如睡相,所以基本上都是兩個人一個帳篷,原本人數的問題會讓一個人落單,索林的加入則改善了,原本亞拉岡還非常不同意勒苟拉斯主動提出要自己睡一個帳篷的提議,雖然沒有什麼危險,但亞拉岡甚至還想過在這隻精靈入睡之後,自己該坐在營火旁邊守夜


不過不管是跟亞拉岡一起睡一個帳篷,還是讓亞拉岡在外面守夜,勒苟拉斯都沒有答應,他覺得自己是個成熟的精靈,先不論自己不知道大亞拉岡上千歲,光是密林是他的故居就足以讓他拒絕任何保護,而且以年齡來說,應該是他保護所有人才對,搭好自己的帳篷後,考慮到時間很充裕,所以他們打算明天睡醒之後再去樹林裡探險。然後趁第一天的悠閒時間去體驗河邊釣魚的樂趣,本來密林王子非常堅持明天要由他帶他們去尋找食材的,只是有人突然想起,他們好像答應了密林國王,要讓他們的王子遠離幽暗密林中的潛在危險,所以在密林王子不滿的眼神中,他們就散開去釣魚了,據說還要比賽看誰釣的魚比較肥美




「勒苟拉斯,你釣到魚了嗎?」亞玟沒有加入釣魚的行列,因為她是大廚,等等她會非常的忙碌呢


「即使沒.....咳.....有魚餌.....這裡的魚也......非......咳咳咳.......非常好上鉤.......這就是原始森林的好處....咳.....」勒苟拉斯一旁的漁網中已經有將近十條的魚了,而且他已經放走了許多還小的魚,這也是為了保護密林的生態,湍急的河水帶走了勒苟拉斯咳出的花瓣,那畫面很美,但實在令人擔憂


「我想我們不會缺魚的」亞玟坐在勒苟拉斯旁邊,輕輕的拍拍他,希望他舒服一點「你想跟我談談嗎?關於你的花吐病..........」


勒苟拉斯愣了許久,將魚竿夾在石頭縫中,拿起手機"我很好.......只是生活被花瓣給占滿了"


「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勒苟拉斯,你依舊在煩惱,即使現在過得很好.........我們的生命近乎永恆,但是能讓我們動心的對象也非常不好找,但如果有.....那就不該去在乎他的身分.......」


"他是就連你都無法輕易接受的身分,亞玟"


「事實剛好相反,勒苟拉斯」亞玟留下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看得勒苟拉斯有些心底發毛,彷彿已經洞悉了所有事的微笑




幽暗密林的魚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來得兇惡,至少可以看見亞拉岡還有佛羅多是濕著身體回來的,還有索林跟比爾博,索林會掉進河裡是非常難以想像的,雖然矮人的個子不高,但他們各個都是身強體健的天生戰士,不過據佛羅多所說,索林是為了抓住比爾博才掉進河裡的,那畫面真是可想而見的好笑,只是沒有人敢在矮人國王面前笑出來罷了,除了比爾博


關於釣魚比賽的結果,是比爾博的魚最大隻,這歸功於他被魚拖下水之後發現了另一隻更大的魚鑽進他的衣服裡,不過菲力釣到一隻奇特的魚,在兩隻密林精靈的眼裡,菲力彷彿中了大獎一樣,據兩隻精靈口述,這種金色的魚是一種幸運的象徵,菲力開心的向他的兄弟奇力炫耀,如同金子般顏色的魚,看在矮人的眼裡,的確也相當的振奮人心


為了不讓營地發生血案,亞玟主張讓勒苟拉斯獨自睡一頂帳篷,雖然亞拉岡非常反對,但任憑亞拉岡再怎麼反對,也不可能更動亞玟的想法,而且他們攜帶的帳篷本來就有多,就是要一人一頂帳篷也不是問題。勒苟拉斯不太懂亞玟的決定,但仔細想想,如果跟其他人一起睡,說不定會嚇壞人,勒苟拉斯自認睡相很好,但他不希望這些月養成的習慣讓他早上起來發現,自己睡在好友的懷裡,那肯定會讓場面變得非常尷尬


看著勒苟拉斯拿著如同要睡在高級飯店裡般的絲質睡袍,上面還有傳統的精靈刺繡,金靂深深感受到好友的嬌生慣養。要說現場唯二的兩位女性沐浴時需要清場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說勒苟拉斯:男性,都要清場的話,那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當兩位女士沐浴結束後,勒苟拉斯發現想要先沐浴的似乎只有他一個............




"你們不打算洗澡嗎?"手裡拿著睡袍,勒苟拉斯覺得在場有動作的只有他,雖然他是不在意被人說潔癖或是愛乾淨的精靈,但這實在太尷尬了


「Um......等等還要有人留下來陪兩位女孩,所以兄弟你先去洗吧」亞拉岡是不可能說出同為男性,他說什麼都無法做出直視勒苟拉斯裸體這種彷彿在偷窺女性沐浴般的的行為。這種話的,雖然是他心中的事實,但如果說出口,說不定也代表著他跟勒苟拉斯之間的友誼結束的時候了


雖然勒苟拉斯覺得怪怪的,但還是獨自去沐浴了,金靂那瞬間都覺得看見了勒苟拉斯第二個父親坐在他們營地裡跟他們談話一樣,亞拉岡那令人擔憂的保父性格也是非常讓人困擾「你腦子裡在想什麼,我們是清楚,但你想過讓那隻精靈獨自洗澡,如果有人偷窺怎麼辦?」


「..........金靂你說得對!這的確也是個令人擔憂的事!」金靂原本只是想說個笑話,結果亞拉岡卻十分認真的衝過去了


「亞玟,我很認真的建議妳,以後把孩子丟給亞拉岡養就好」金靂一臉擔憂的看著離去的好友「還有如果亞拉岡被勒苟拉斯的爸誤會他在偷窺的話,那就趕快找下一個男友吧,我相信亞拉岡絕對不會從他爸的手中活著回來的」


「謝謝,金靂,或許我該考慮一下」亞玟的確很擔憂男友的生命安危,要說幽暗密林裡有誰會偷窺瑟蘭督伊的獨生子勒苟拉斯王子沐浴的話,那肯定是跟自己性命過不去了,更何況這裡能有什麼外人?幽暗密林裡的外人不就都是他們帶進來的嗎?


「說實話,如果不是聽陶烈兒說過那是他爸,我都要以為那是他男友了」在索林眼中只有比爾博的時候,奇力偷偷的牽著陶烈兒的手,拋了一個媚眼,就像是打暗號一樣的安撫了陶烈兒被嚇到的瞬間


「是啊,我可從沒看過這麼像情侶的父子」菲力一點都不想坐在奇力旁邊,因為他老是被索林的怒火波及,明明就是奇力惹得麻煩,但他老是跟著一起受罪,雖然有時候闖禍是兩人一起闖出來的


「菲力你說錯了,不是像情侶,是根本就是情侶」金靂對於勒苟拉斯的認識,已經超越了對於精靈這種種族的認知了


「小孩會無法獨立,都是因為父母太過寵溺了,瑟蘭督伊教育小孩的方式真令人大開眼界」索林看著遠處,即使似乎有個影子晃了過去,雖然對瑟蘭督伊抱有敵意,但這也讓他絕不會認錯人


「王對勒苟拉斯的愛已經超越了所有事物,雖然我覺得這很正常,但說實話,很少有精靈會離不開雙親的........」陶烈兒可不敢多說,她也看見了遠處的影子,誰說回到幽暗密林某精靈國王就會放下心來的?或許這只是那個精靈王子的美好幻想罷了


「這的確跟老師所說的精靈習性不太一樣,要是梅里跟皮聘知道我跟精靈一起露營,他們肯定會羨慕得流口水」佛羅多拿著他數不出是第幾餐的小餅乾,這種精靈餅乾真是太好吃了


「最好別跟那兩個大麻煩說,否則下次我就要帶更多個出門了」比爾博真不懂,他不過是在自己的工作室整理行李,索林就這麼剛好的進門,結果好不容易可以參訪精靈故居的幽暗密林,卻是這種狀況.........


「梅里跟皮聘是對有趣的孩子,我覺得帶他們出來露營肯定也會加分不少」金靂喝了點啤酒,夜晚的河水非常適合拿來冰啤酒,不過真要說的話,密林國王的藏酒比較令人期待


「別說了,金靂,那兩個大麻煩有數不完的禁足呢,就算是甘道夫願意放過他們。但我可不想當他們的保姆,那太麻煩了!」比爾博一想起夏爾每次都會因為那兩個調皮鬼變個模樣,那就頭疼




在密林的河水裡沐浴,這讓勒苟拉斯非常懷念,在討伐蜘蛛之後,他總是會清理過才回宮殿,以免父親看見自己滿身髒汙的模樣,即使他們總彷彿像是踏雪而過一般的離去,他也還是習慣先沐浴過再去晉見父親。說實話勒苟拉斯不太確定為什麼亞拉岡會跟過來卻又不一起沐浴,如果說要有人注意四周的話,他是精靈,他敏銳的視線及聽覺會很快的發現些不對勁


瑟蘭督伊觀察了很久才確定亞拉岡是為了站哨而不是為了偷窺兒子沐浴,否則手上的箭矢現在已經離弦了,月光的照耀下,讓勒苟拉斯的金髮閃閃發光,彷彿是最上等的絲綢一般順滑,伊露維塔在上,他的綠葉如此完美,不該有任何生物去拒絕他,勒苟拉斯該是拒絕的那個


當所有男性都沐浴完之後,勒苟拉斯總會發現自己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甚至是女孩們,似乎沒有人跟他一樣攜帶著高級睡衣來到露營地,虧他覺得打包舊睡衣就沒問題了,卻沒想過其他人整理的都是充滿機能性的背心及短褲,頂多加件預防著涼的薄外套。看著勒苟拉斯整理著他的金髮,就是陶烈兒都覺得與之相比,自己太沒有女性自覺了,仔細地確認每根髮絲都抹上了非常好用的秘方髮油,那頭金髮在髮油的浸潤下更加閃耀光芒,只差不像凱蘭崔爾女王那般的會發光了,這到底是來露營還是住高級飯店的?




「兄弟,難得住在野外,有些事能夠別這麼講究的」亞拉岡覺得這實在太有趣了,連亞玟都準備好要入睡了,這隻精靈居然還坐在營火前梳理他的金髮,他們明天可是要探險一整天的呢!剩下的時間這麼少,這隻精靈能睡好嗎?如果睡不飽怎麼辦?


"我很快就好了,你可以先休息沒關係的"


「你就別擔心勒苟拉斯的頭髮了,或者你該擔心他可能會認床,在粗糙的地面上會睡不著這種事,你真該貢獻所有的衣物及睡袋來保持他的帳篷底下是柔軟的,否則他可能會睡得非常不安穩」


「金靂說得對,你需要嗎?但我的衣物不多,我想我現在能去密林宮殿為你借一些布料,這會讓你的帳篷下面更加柔軟一些」


..........................全場幾近的沉默,只有營火燃燒的聲音,他們一直以為亞拉岡只是想從一個好朋友的角度去扮演父親的角色,他一向都很會照顧團康隊伍中的任何一個較為弱勢的同學朋友,卻不曾想過其實亞拉岡早已經為自己帶入了一個真實的保父身分,勒苟拉斯滿臉無奈的拿起手機"謝謝,但我可以睡在地上,這是沒問題的,別聽金靂胡說,你該睡了,亞拉岡"


「勒苟拉斯曾遊歷了整個中土世界,再怎麼惡劣的地形他都去過,也曾無數次的野營,你真不該如此擔心他,亞拉岡,快去睡覺吧」亞玟抱抱亞拉岡,真要說的話,要擔心勒苟拉斯有沒有睡好,自然會有精靈去擔心




躺在帳篷裡翻來覆去,勒苟拉斯不想認同亞拉岡擔憂他睡不好這件事是真的,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帳篷底下有著厚厚的軟墊,涼爽的河水聲及風吹過的樹葉摩擦聲,這對曾經的森林精靈來說,是很好的助眠曲,帳篷的設計能讓勒苟拉斯在內部看見天上的星星,那是所有精靈都喜歡的,勒苟拉斯的寢殿裡也有為了觀星而開的天井,就在他的床上方,瑟蘭督伊希望他能在星光的微光中入睡,那景色相當美,不過現在的家不容易看見星星,這倒是搬離幽暗密林之後,令他感到失落的改變






TBC

评论(8)
热度(30)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