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七)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再說一次,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關於"讚美"伊露維塔的用法,我不確定..........是不是該這麼用

我其實對歐美文化並不是非常熟悉,包括宗教

我記得想當年((又?

在身受尼O河女兒荼毒的時候

我記得他們都是以讚美、讚嘆來向神祉祈禱

不知道是翻譯的問題還是從哪裡考究來的

但我很喜歡這種用語,嘛..........

若是要用一般的祈禱方式,我可能就要為他們改信仰了((不


雖然我看那套漫畫的時候,它都已經不知道出幾年了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兩天、三天,對精靈來說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早上進幽暗密林尋找奇異物種的比賽讓他們累壞了,他們都險些因為那些奇特物種喪命,顯然幽暗密林裡的物種都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這三天的一連串事件讓他們在很快就能在夜晚入睡,勒苟拉斯總是等到所有人都入睡之後起身離開帳篷,坐在下午釣魚的地方,默默地拿起釣竿,不過就算魚上鉤了,他也沒有拉起來,過沒多久魚就掙脫了,一直反覆著,前兩晚就連勒苟拉斯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帳篷的,他總是記得自己坐在河邊,仰望著星空直至入睡,卻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帳篷的,他可沒有夢遊的習慣,希望沒有


今天勒苟拉斯也是凝視著天上的星星,喝了點小酒,或許不只一點,今天是野外露營的最後一個夜晚,作為自由的最後一天野外露營,所有人幾乎喝得爛醉,除了勒苟拉斯跟女孩們,並非他喝得少,只是能灌醉勒苟拉斯的人不多,至少要在非常不對等的比拚下才有可能,或者讓勒苟拉斯跟他的父親比酒,只是到時候醉的不是勒苟拉斯的身體,而是他的心靈罷了。明日傍晚他們要回密林宮殿去住上幾天,索林雖然為此險些發怒,但據菲力說的,比爾博是個萬用藥,對於索林,這真是不可思議,勒苟拉斯實在想不透什麼樣的友誼才會讓索林這麼在乎比爾博,不過如果是亞拉岡或金靂想做危險的事,他當然也會陪他們去,只是不會這麼生氣罷了。他自小就是在這片星空下被父親溺愛著,他是密林的王子,被千百密林精靈寵愛的王子,也是在這裡,他開始愛上了自己的父親,這裡就是他們的起始


勒苟拉斯發呆了多久,他不知道,但四周有許多螢火蟲在飛舞,一些到了夜晚便會發光的菇類增添了一種柔美的氛圍,那麼一瞬間,他覺得這就是夢境,一件柔軟袍子落在自己身上,勒苟拉斯自認是自己身為戰士的直覺並沒有退化,但顯然如果想用來察覺父親的行蹤,那功力的確還尚淺了。熟悉的柔軟長袍,在他還是小精靈的時候,最喜歡躲在父親的長袍裡,他的乳娘並不敢將他從長袍裡抱出來,通常也可以藉此得到父親的擁抱,這是個一石三鳥的計畫,所以他常常使用


他的父親,瑟蘭督伊,站在自己身後,一身輕便裝束,沒有多餘的飾品,除了父親從不離身的幾枚象徵著各方勢力的戒指,並非他有拜金傾向,他更沒有眷戀著密林的王位階級,勒苟拉斯只是單純的喜歡頭戴密林王冠的瑟蘭督伊,那樣莊嚴高貴的模樣,那是瑟蘭督伊最好看的模樣,手上的戒指在別人眼裡可說是比妖豔的女星還要精采豐富,但勒苟拉斯卻很喜歡這些戒指讓瑟蘭督伊的手指看起來修長好看,尤其當他手裡還握著權杖時




「你不該在夜晚離開帳篷,還有可以提供些微保護的營火,而如果你沒有釣魚的打算,不該任由魚鉤去傷害無辜的生命」瑟蘭督伊一身輕便的裝束,雖然在其他人面前或許還是華麗得與四周格格不入,但他天生就是王者,本該與平凡的四周更顯得不同




瑟蘭督伊坐在他的身旁,並且將他擁在懷中,深怕他著涼一樣,在勒苟拉斯的眼中,這樣親密的行為幾乎只有在他入睡後才會得到,我睡著了嗎?四周的螢火蟲飛舞,彷彿是地上的星星一樣美麗,這般美好的景象,肯定是夢境吧?所以他不知不覺中已經睡著了吧,難道是父親來到這裡把他抱回帳篷的?真傻........這不過是場夢,美好的夢




「My Dear son,睡不著嗎?」少了大半子民的幽暗密林非常平靜,事情也沒有這麼多,只是有些是與外界交易的目錄,這讓瑟蘭督伊耗去大半的時間,當他到達兒子的營地時,他正好看見了他完美無暇的綠葉正在沐浴,那般景象令俊美的精靈國王都不禁為之發楞了許久,若不是他發現站在不遠處的人類之子亞拉岡,瑟蘭督伊可能會呆愣到勒苟拉斯的沐浴結束。在孩子們露營的這段時間,瑟蘭督伊很克制自己不去干擾他們,不過當他發現勒苟拉斯睡在河邊的時候,他告訴自己,果然不能不管這隻令人擔心的精靈




兒子沒有回覆自己。瑟蘭督伊不為此緊張擔憂,甚至去懷疑這可能不是他兒子,勒苟拉斯生病之後就很少說話了,多半都是用手機來告訴身邊人他想要什麼,不過地上並沒有擺放著那台白色手機,瑟蘭督伊更不希望開口時的不舒服會讓勒苟拉斯難受,輕撫著兒子滑順的金髮,這一切都美好的令人想讚美伊露維塔。而瑟蘭督伊也的確在心裡向天上的父讚美了無數遍


勒苟拉斯喜歡這個真實得令他喜歡的夢境,只是他希望他早上起床時不要發現自己睡在河邊,那真是太令他萬幸了,從父親的懷裡抬起頭,看著那張完美得能讓同為精靈的他也發楞的俊美臉龐,他的父親、坐擁巨額財富的精靈、統領著一個種族的王、還有他暗戀了半個紀元之多的對象,勒苟拉斯的心中把瑟蘭督伊的身分想了一遍。這是個多麼完美的一個存在,情不自禁的抬頭吻上那性感的雙唇,除此之外,勒苟拉斯真不知道他還能在這麼美好的場景下做什麼,這不過是場夢.........


瑟蘭督伊,幽暗密林中經歷最豐富的王者,現今社會最富有的單身精靈,擁有一個完美無瑕的寶貝兒子,自認家庭圓滿和諧,一生中也經歷過常人無法想像的大風大浪,近期除了兒子會吐花瓣這點比較煩憂,還有個渾蛋想拒絕他完美的兒子讓他無處發火,加上兒子大了想搬出去住宿舍這點讓他有點失落以外,沒什麼他受不起的波折,除了眼下的這一幕,他的寶貝綠葉在做什麼?勒苟拉斯自從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矮人想奪回孤山王國之後就再也不與他這麼親密了,雖然在自己主動放手了近百年之後,他的綠葉終於願意在他身邊當個乖巧的小精靈,但他們依舊沒有變得親密


最近煩惱兒子會被那些花瓣淹沒,所以他讓綠葉睡在自己的懷裡,但他們從未有這麼親密的接觸,除了勒苟拉斯小時候,他總會拐著年幼的精靈與自己親吻,可他不認為一千多歲的精靈還會被他拐騙,這孩子被周遭的朋友給帶壞了,變得沒那麼好誘騙了,這著實讓瑟蘭督伊少去了不少愛好。他的腦中閃過不少可能性,卻沒有能說服自己,勒苟拉斯吻了他是場錯覺




「Ada........我愛你.....希望你能收下我的心........」勒苟拉斯喝了點酒,但他沒有醉,他只以為這是場夢,經過早上的勞累,即使精靈有著卓越的體能,也是該好好休息的時候了,勒苟拉斯的意識被疲累衝擊得凌亂,他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場夢,包括他眼前的瑟蘭督伊,而如果連在夢裡都不能跟他的愛表白,勒苟拉斯真不明白還有什麼地方能讓他宣洩出他的愛




一連串的衝擊讓一向只會讓別人風中凌亂的瑟蘭督伊也嘗試到了意識凌亂的衝擊,他的綠葉果然有喜歡的精靈了,當綠葉茁壯後,總會試圖離開樹木,隨著風飛舞離開,但他的綠葉喜歡上了生長他的樹木。他的綠葉愛上他了!瑟蘭督伊的理智在叫囂,這是個錯誤!但內心的某處又在歡喜著,勒苟拉斯的心裡只有自己!這般凌亂混雜的情緒湧上瑟蘭督伊的心頭,如果他在現代的家,他可能會致電給好友,讓他準備好全套的檢查,因為他覺得他的心正在以他陌生的頻率跳動著,他的腦子裡全都是勒苟拉斯的表白還有來自於良知的譴責,他是個戀愛過的精靈,但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被迫放在一起,讓他的心緒混亂,任誰都會覺得這個心跳頻率陌生,而他相信即便是萬能的網路也不該有這當下狀況的解決辦法


凌亂複雜的情緒實在很令人煩躁,所以有時候身體會為你做出誠實的反應,手穿過勒苟拉斯柔順的金髮,將他的寶貝捧向自己,比起輕淺的吻,瑟蘭督伊的回應是深刻、霸道的佔有。變態、噁心、下流,瑟蘭督伊心中那塊良知正在用最嚴厲難聽的話語譴責他的行為,告訴他這些行為都不該發生,他不該也不能用這種方式親吻勒苟拉斯,只有變態父親才會這麼做,而這是要受到法律譴責的。瑟蘭督伊的慾望只想深深地親吻、將那片綠葉完全的擁在懷裡,在接下來的永生之中無盡的寵溺勒苟拉斯,這裡是幽暗密林,在這裡就是他瑟蘭督伊說得算!那些人類界定的法律能做什麼?


勒苟拉斯自己也不會想過會被回吻得不知所措起來,這明明就是他的夢,可他卻如此有氣無力,只能任由眼前的瑟蘭督伊掠奪自己的唇,這樣霸道專制的吻,或許是他的期盼,勒苟拉斯認為自己是被瑟蘭督伊的溫柔所擄獲,但卻無法去抗拒他曾經想逃離的專制,這樣霸道的吻讓他沉淪其中


重拾理智的瑟蘭督伊停下了深吻,輕撫著兒子的臉龐,如此美好。他一直都認為孩子在父母的眼中肯定是最美好的存在,卻不曾注意過對於精靈來說,只有伴侶才會是他們眼中最美好的;他一直以為讓勒苟拉斯的武術起步的比別的小精靈來得晚出自於對獨子的溺愛,卻沒想過這是來自他心底最深沉的保護欲所引發的自私,只希望他的綠葉永遠都是躲在自己懷裡接受他保護的小精靈;他曾經覺得他一生中最掙扎的決定就是帶著子民離開密林,現在回想起來,放手讓勒苟拉斯離開他,去中土世界遊歷的那段時間,等待他的綠葉回來的日子彷彿過了一個紀元一樣漫長,他從不知道自己竟隨意的做出讓他掙扎痛苦了近百年的決定,而慶幸的是他並沒有輕易地做出會讓子民受到傷害的錯誤決定


他愛著勒苟拉斯,是的,這必須是肯定句,但是什麼樣性質的愛,他卻從未看清楚過,當身旁每個人都戲稱他們像情侶多過像父子時,他的不以為意下卻帶著狂喜,他對勒苟拉斯早已超越了父親該給予的愛,顯然他的理智跟道德下了很大的工夫才將他的情緒誤導了這麼久,結果卻輸給了勒苟拉斯的一句話跟一個吻,愛的魔力?這麼俗套的台詞,瑟蘭督伊卻無法否認




「......我確實的收下了,我親愛的綠葉」比起他所認知,父子間的擁抱,瑟蘭督伊更加緊密的將勒苟拉斯擁在懷中,卻又如同對待易碎品一般的小心翼翼,深怕自己勒疼了懷中的勒苟拉斯


「Ada........咳咳咳咳......」一朵盛開的白百合落在兩人之間,勒苟拉斯很少咳出完整個花朵,因為那比花瓣還要令他難受,這是肯定的,如果有人想反對,他也是不介意將一朵完整個玫瑰花塞進他人的嘴裡,再叫人完整的咳出來,他的病一直都沒有非常嚴重,至少他覺得漫畫是有些誇大,而他卻從未想過自己真的能咳出白百合花,不為別的


兩情相悅時就會吐出白百合花,那是痊癒的象徵


「.......我愛你......至少在這個夢境裡,請別放開我」勒苟拉斯多麼擔心這個溫暖的懷抱會在下一秒變成千年前的魔多,寸草不生且充滿了死亡的氣息,就如同他以往的噩夢一樣可怕,而且瑟蘭督伊消失得無蹤


「我的綠葉........我不會放手的,在你永恆的生命中」




過了許久,瑟蘭督伊發現勒苟拉斯安穩的睡在自己懷裡,他差點都要以為剛剛的都是幻覺,或是他的綠葉在說夢話了,雖然其實也相差無幾,不過即使可笑他也依舊記得花吐病的結尾,一朵白百合花,這可不是說夢話就能欺騙得了的事實,他的勒苟拉斯愛著他,這簡直是他必須打開他最好的藏酒,再來上幾杯才能表達此時的喜悅。抱起他心愛的綠葉走往帳篷,雖然他不介意把勒苟拉斯抱回宮殿,那裡的床更加柔軟好睡,但考慮到勒苟拉斯醒來後可能會很生氣,氣他又干涉了他們的活動,這總還是讓他稍稍不平衡一點,索林那個矮子都能光明正大的陪情人露營了,他為什麼不能陪兒子露營?


早起,聽起來對於剛放假的學生來說多困難,對於晚睡的精靈來說也是同樣困難的事情。當近乎所有人都在準備他們有趣的早餐競賽時,亞拉岡發現某隻精靈起晚了,當然他不會去叫他起床,就是讓他多睡一點也沒有關係,亞拉岡也很樂意多做些早餐去給勒苟拉斯


亞拉岡覺得自己除了祖上受到魔戒的誘惑而沒有摧毀魔戒這件事以外,他的家族從未做過什麼濫殺無辜等級的惡事,但他不懂此時此刻他為何要受到這樣的傷害,他感覺到眼前都是一片白霧,眼前的場景亮得讓他體會到殘疾人士的痛,亞拉岡只是帶著做好的早餐,拉開勒苟拉斯帳篷,卻從未想過自己會看見最好的朋友縮在他爸的懷裡,十分安穩幸福的熟睡,而好友的爸還用著想一刀斷了他的頭的眼神看了過來




「Um.......早安,打擾了」留下早餐,亞拉岡快速而安靜地逃離了這個帳篷,還沒有忘了把拉鍊拉上,以免會有不該進入的蚊蟲跑進去


瑟蘭督伊不太喜歡用這種方式早起,也不喜歡跟別人分享勒苟拉斯的睡相,不過看看四周,除了昨晚他拿進來的白百合,帳篷內沒有其他的花瓣,他的綠葉終於痊癒了......真是太好了「吾族的父,讚美你的慈愛,讓勒苟拉斯不再受那些花朵的折磨........」


「亞拉岡,勒苟拉斯醒了沒?發生什麼事了?他怎麼了嗎?」亞玟看著男友慌張地回到餐桌旁,這種狀況真不多見........至少她只有小時候才見過這樣的亞拉岡,當他又惹父親生氣的時候,亞拉岡才會露出如此恐懼的表情,或許比以前還要更害怕些


「你看起來就像是看見半獸人在洗澡,亞拉岡,我以為去叫那隻精靈起床是你每天早上期待的事」金靂手拿著燻腸,這個方便又簡單,他帶了不少


「瑟......瑟蘭....督伊....」亞拉岡說不出完整的話,他只覺得帳篷裡的魔鬼隨時都想跳出來砍了他,只因為他闖進帳篷裡


「王怎麼了?」陶烈兒正在處理她的麵包




亞拉岡在亞玟的安撫下,過了很久才把自己所看見的都說出來,顯然沒有多少人感到意外,雖然對於那對父子會抱在一起睡這件事還是多少有些驚訝,那隻嬌生慣養的精靈居然要在他爸的懷裡才睡得著,這又是一個刷新他們三觀的概念,原來他們對於嬌生慣養的定義太過膚淺了


對於帳篷裡那對根本是來秀恩愛的父子,他們打算採取漠視態度,然後吃過早餐就慫恿著陶烈兒帶他們去樹林里探險,最好還能殺幾隻蜘蛛練練手,不適合作戰的哈比人叔姪被留了下來,雖然比爾博堅持想尋找一些密林物質回去檢驗,當然能找到蘑菇會更令人開心,但索林不允許,畢竟索林本來就對狩獵蜘蛛這種亂七八糟的行程感到沒興趣,他更傾向於監視著比爾博,以免這個哈比人中的異類做出什麼危險舉動,至於兩個姪子,他早就管累了




「早安,瑟蘭叔叔,希望你跟勒苟拉斯都有睡好」亞玟覺得如果自己做出意外的反應,那對眼前的長者就太失禮了,更何況這些事他們早已知情,而且醒著的瑟蘭督伊不可能沒有聽見,而雖然他們是精靈,但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帳篷裡消失,尤其瑟蘭督伊也沒有閃躲的理由


「早安,亞玟,我真希望你的男友能擁有你一半的睿智便好,至少那會讓我不擔心勒苟拉斯跟他在一起時可能會變得愚蠢」瑟蘭督伊向那個美麗的精靈女孩點頭,他並非一直都帶著令人恐懼的面容,只是要看對象,亞玟是個好精靈,他就當然不會帶著嘲諷或是鄙視的模樣看她


「雖然亞拉岡大驚小怪,但他一向對朋友十分無私,瑟蘭叔叔請別擔心」


「這我感覺得出來,請轉告勒苟拉斯,我準備了禮物在宮殿等你們來到,還有我依舊不同意他去狩獵蜘蛛,為了他們口中那愚蠢的比賽」


「沒有問題的,瑟蘭叔叔,祝你今日一切安好」





TBC

评论(20)
热度(27)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