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八)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再說一次,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被上一篇如飛躍般的進展嚇得再也不相信我了

((是在開心什麼

事實上我自己也嚇得半死((到底

但河邊的告白的確是我想了很久的場景

跟許多老梗一樣,我考慮了許多

酒醉、夢囈、真心話大冒險、還有豁出去的大聲告白

嘛..........一、二、四好像都有擦邊了,真不錯!!!((欸

大王的內心我其實猶豫好久

這實在不好揣測,對於那種高冷生物((欸

希望你們喜歡就是了wwwwwww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勒苟拉斯起床時,發現自己面前擺放著一朵鮮嫩的白百合花,所以他幾乎是跳起來的看看四周,沒有任何花瓣,這朵白百合花,就跟夢中的那朵一樣,不帶任何葉子與莖的花朵,已經呈現了半盛開的狀態,拿在手上觀看,卻覺得有許多畫面像是跑馬燈一樣。一想起就彷彿那個深吻的溫度還在,他被瑟蘭督伊緊擁在懷裡,他的心、他的思緒,都隨著他的唇一起被掠奪而去,心中有股甜蜜得不可自拔的情緒湧起,勒苟拉斯從未想過自己原來這麼適合寫故事,要他把現在心裡所想的情緒寫下來,那下一個愛情文學獎的得主肯定就是他,要知道精靈對於事物的讚嘆敘事太過美好,尤其是愛情,他們總能將愛情描述得就像是生命中僅有的一切


走出帳篷想讓自己冷靜一點,發現四周沒有好友的蹤跡,只有坐在輕便餐桌前用花草編織物品的亞玟,還有正在向她學習的佛羅多,真是個奇怪的男孩,居然會這麼喜歡這種小東西,不過那對哈比人叔姪一向都很不一樣,而且對於很多歷史物品都很有興趣,亞玟正在製作的物品十分傳統,所以絕對符合這對叔姪的喜好


精靈的傳統物品複雜到食譜料理、圖紋樣式,簡單到服飾、習慣,他們都非常保密,現今都有不少打著精靈用品的名號出來開私人教室,也有不少大學開放相關課程,可是真正精隨所在的精靈傳統都是以朋友名義交授的,能得到精靈全心信任的教導是很困難卻很幸運的事,不過這次出來的朋友都是非常好的朋友,而儘管見面不多次,勒苟拉斯也知道哈比人的單純習性,那的確很值得亞玟去教導他




「早安,勒苟拉斯,我想你睡得很好對吧?」亞玟微笑


「早安,亞玟、佛羅多,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到............」誰來過我的帳篷?勒苟拉斯想問,不過亞玟打斷了他


「叔叔回宮殿了,他說他準備了禮物等我們去密林宮殿,我真期待」


「Ada來過?他真的來過?我是說........我感覺到他的存在,只是我不太確定,所以他.............」


「他當然來過,還說了禁止你參加狩獵蜘蛛的比賽,我想.........如果你想堅持去狩獵蜘蛛,他可能會把你的禮物沒收,別做傻事好嗎?」


「這不公平........我曾經是幽暗密林最優秀的戰士之一,可是他現在又禁止我去狩獵蜘蛛,他該更信任我,而且相信我能做得很好」


「Oh!勒苟拉斯先生,你的病好了,我是說讓你一直吐出花瓣的那個病,我的同學曾經為了撿花瓣而跟人大打出手呢!」佛羅多注意到了,這個學校裡的風雲人物曾經因為口吐花瓣而造成全校轟動,而現在居然沒有花瓣了,那就肯定是痊癒了


「我好了?亞玟我在說話,而且沒有吐花瓣了!」


「這是可想而知的事,顯然叔叔昨晚給了你一些特效藥.......永久的」




亞玟的微笑太有深意了,讓勒苟拉斯無法解讀太多,但他可以從這句話裡得到些線索,從瑟蘭督伊那裡得到的特效藥,永久的,還有那朵白百合,似乎很淺顯意見,但勒苟拉斯無法想像父親怎麼會把看起來像隻醉精靈的話當真,還回應了他,可是如果父親的心裡對他的愛不是那個意思,他是不可能痊癒的,這唯一的解釋很好想,卻不太好正視,他,勒苟拉斯,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像是發酒瘋一樣的向他的父親,瑟蘭督伊告白了,而且得到了回應,瑟蘭督伊對他的心思也是!這絕對是今年夏天最可怕的故事,想著就有點帶著毛骨悚然的色彩了




「But........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ada,亞玟」勒苟拉斯紅著臉,昨晚他到底該怎麼區別比較好?發酒瘋,或是說夢話,不管是哪一個,他都沒有真正的面對瑟蘭督伊,這實在太讓人困擾了


「明明是兩情相悅的事,你卻在得了糖之後當起鴕鳥,勒苟拉斯,你只要正常的去面對就好,否則叔叔太可憐了」




對於昨晚有著霸道總裁畫風的瑟蘭督伊,顯然現在這個把自己關在他的寶物室裡,埋頭苦找的瑟蘭督伊更令人擔憂密林精靈們的未來。他找不到任何一個能讓他做為禮物送給他的勒苟拉斯的貴重禮物,那群妖魔鬼怪的禮物他都準備好了,只要一桶酒就能讓他們乖乖倒下,聽起來是非常迷人而划算的買賣,重點是會讓他們無法介入他和勒苟拉斯獨處。本來他是準備好了,但昨晚的插曲讓他提早讓工匠製成的綠葉項鍊變得有些廉價,即使那片被雕成綠葉形狀的玻璃種翡翠拿出去拍賣得的價格能嚇哭一票沒見過世面的平民


不過精靈眼中要給予伴侶的禮物貴重度自然不是以物品的價值而定,更何況還是人類制定的價格,更別說瑟蘭督伊的密房裡的寶物隨便拿一樣出去都能有從未見過的天文數字產生。精靈所看重的貴重,是在禮物上所花費的心血,可能是一直在身上的隨身物,也可能用心製作的禮物,雖然勒苟拉斯乖巧的不管收到什麼禮物都會很高興,不過這卻不符合瑟蘭督伊的美學


瑟蘭督伊是個傳統的精靈,不管他的服飾再怎麼時尚、不管他所用的3C產品多麼先進嶄新、不管他融入新生活的速度多快,都改變不了他是隻傳統精靈的事實,這都有跡可循,例如在家中會穿上純手工的精靈睡袍、家中僅僅只有精靈會做的料理,偶爾才會因應各種因素而改變菜色,但基本上都是精靈才知道的傳統料理等


可以說是念舊,也可以直接說他傳統,有些東西是時代的進步也取代不了的,而對於感情或許該說對於任何事物,瑟蘭督伊向來都喜歡主導權在他身上的感覺,勒苟拉斯的表白讓他覺得失了主導權,雖然他依舊給了他的綠葉一個足以令他神魂顛倒的吻,而現在他也應該根據傳統去製作一個要給勒苟拉斯的禮物,來表明自己的心意,不過首先他要先找到一塊適合勒苟拉斯的寶石,他的寶石什麼時候都變得這麼俗氣了。或許不是寶石俗氣了,而是戀愛讓精靈變得不可理喻了起來


將營地整理到最初的模樣,當然燃燒過的痕跡只能交由時間將它們恢復原狀,他們只能確保所有的火苗都被撲滅了,不管是這片淨土被火焰毀壞,還是事後被瑟蘭督伊揚起的弓威脅著要吐出大筆賠償金額,他們都不想任其發生。僅存的密林精靈不多,但他們都非常熱愛這片故居,以至於幾千年來完全沒有想外遷的打算,滿桌的精靈傳統菜餚,有特別吩咐過的肉類,這才讓矮人們吃得不這麼壓抑,勒苟拉斯在心中排演了數百遍該怎麼向瑟蘭督伊開口說明昨晚的事,但精靈們告知他,王一早回來便吩咐別去打擾他。這讓勒苟拉斯鬆了一口氣,卻也有些失落,父親跟他一樣都在逃避現實嗎?亞玟說得對,逃避對瑟蘭督伊不公平,勒苟拉斯深刻體會到了精靈公主的語意


瑟蘭督伊找到一塊祖母綠,連他都有些忘卻了這塊顏色純正的祖母綠,這就是為什麼他讓工匠用的是玻璃種翡翠而不是這塊美麗的寶石,但他卻記得這塊寶石是從何而來,他的父親歐瑞費爾賜予他的獎勵,乍聽之下很平凡,畢竟他的父親賞賜了許多東西給他,但唯獨這顆寶石擁有一個令人深刻的寓意,這顆祖母綠曾被預言為:將會成為他摯愛的所有物。當初他迎娶他的妻子,勒苟拉斯的母親時,他曾想過要拿這顆祖母綠製作求婚禮物,卻把玩了幾十天都沒有動工,最後他選擇了晶瑩透明的白寶石去製作項鍊給他的妻子,之後這塊祖母綠及它的寓意就被瑟蘭督伊當作玩笑的遺忘在一堆同樣非常稀有的寶石裡,任由它的存在被掩埋


深思過腦海中的想法,瑟蘭督伊知道他現在的想法代表什麼,他並非不愛他的妻子,但在亂世中失去了所有至親的瑟蘭督伊只剩下勒苟拉斯,這麼唯一的一個至親血緣,他再也經不起失去的打擊,外表冷酷堅強的精靈國王只是個不想失去所愛的普通精靈,只要能將他的綠葉緊緊地擁在懷裡,就算違背所有人的意願,他們之間的關係不需要別人評斷,只要勒苟拉斯需要他,瑟蘭督伊就什麼都能不在乎,只有梵拉知道,他的綠葉吐著花瓣時,他的內心受了多大的煎熬,恨不得能代替勒苟拉斯受罪,若是這種怪異的病會奪去他的生命怎麼辦?到時瑟蘭督伊真的會崩潰的,再也無法出現比勒苟拉斯還要重要的存在了。這便是瑟蘭督伊此時的想法




「奧力!我從未見過如此、如此美好的地方!」金靂看著眼前的酒窖,這簡直就像是迷宮一樣,不過每一個木桶都清楚的標上名稱及年月日,也按照了時間排列,這大概可以說明,如果迷路了,尋找年份最靠近現代的就對了


「其實我從未認真的去看過ada的酒窖,這裡實在太大了,除了哈梅拉斯,不會有任何精靈想進來一探究竟」畢竟這是他們的王私有的寶庫


「我們來找找這裡最陳年的酒!」菲力說完就跑進去了,還差點忘了帶油燈,只是希望他能在油燈燃盡之前回來


「我肯定會先找到!」兩兄弟一向喜歡競爭,奇力也跟了過去


「你的父親非常會享受生活呢,勒苟拉斯先生」比爾博看著那一桶一桶堆疊起來的數量,這可是非常可觀的,他敢說他所旅行過的酒莊都沒有這般規模,絕對沒有!


「Ada最令人讚嘆的就是他的外貌以及他對酒的品味了,謝謝你的讚賞,比爾博,我們是朋友,不需要稱呼我先生」


「好的,勒苟拉斯,你能告訴我那一邊,最燈火通明且數量最龐大的那一堆,是什麼樣盛大的日子所釀造的嗎?」比爾博拿著自己的紀錄本,還有他的相機,他非常感謝允許他拍照的瑟蘭督伊


勒苟拉斯聞言前往了比爾博所提問的那塊區域,這些酒桶被另外放置在另一個洞窟中,裡頭的數量相當驚人,而且洞窟入口還拉上了鐵鍊,看起來非常不歡迎有人去觸碰裡面的任何一樣物品「............這是......我的生日酒」勒苟拉斯的聲音不大,但在酒窖裡,這樣的聲音很容易經由回音傳到別人耳邊


而聞訊而來的第一人自然是亞拉岡「勒苟拉斯的生日酒!」


「這數量比起你爸結婚時釀下的酒還可怕!這到底是為了何時準備的酒!這都能灌死一整支酒量超好的軍隊了!」金靂並沒有像奇力跟菲力一樣到處亂跑,但他到處看過,還發現了在許多的重大日子,瑟蘭督伊都有釀酒去紀錄的日子,而他剛好看見了瑟蘭督伊結婚時釀下的酒,只是數量沒有像這個洞窟裡的木桶那麼壯觀


「我不知道........但從前我生日時,他從沒有拿出來過」


「顯然叔叔並不希望跟別人分享你的生日酒,或者是...........他會願意在你結婚的那天再拿出來宴請賓客」亞玟笑著,她可以想見這些酒光是氣味,就能醉倒一票人,看勒苟拉斯就知道,他已經長成了一隻迷人的精靈了呢


「偉大的奧力!勒苟拉斯!跟你爸的年紀一樣大的酒!」回音讓他們分辨不出來這到底是菲力還是奇力,不過大概可以評斷,他們找到了這個酒窖裡面最久最久的酒釀了,除非勒苟拉斯的爺爺還有其他的酒被留了下來




他們盡可能地聞聲前往那個聽說放著瑟蘭督伊的生日酒的地方,發現那裡即使處在酒窖的最深處,也依舊被盡責的精靈管理員定期整理過,顯然瑟蘭督伊對於自己的生日酒並沒什麼興趣,因為這裡還剩下數量不少的酒桶,顯然酒的主人自己本身也不怎麼享用這些酒,不過可想而知的便是這些酒肯定一滴就能秒殺多少自認千杯不醉的傢伙,而他們也從這些酒桶的規模得知出,勒苟拉斯的生日酒也是根據傳統數量釀造的,只是........或許要再多了一點,像這樣有紀念意義的酒桶旁通常都會有原本數量的紀錄,比對了數量後,才發現瑟蘭督伊對於獨子的誕生像個傻子般的狂喜,才會釀下那般龐大驚人的數量,真是不敢相信,外表如冰般冷酷的精靈國王居然也會有這麼令人擔憂的黑歷史,這又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所以我們該選哪一桶?」對於有特殊意義的酒,他們自然都知道不該去碰,就如同每個人都有最珍貴的寶物一樣,即使他們在瑟蘭督伊眼中就是群妖魔鬼怪,也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他們找了幾桶近百年釀下的木桶,而且確保它們還有不少同伴,以至於他們就算帶走一桶都不容易被發現,要是只剩下僅存幾桶,他們同樣的也知道不該去觸碰


「閉著眼選一桶吧,反正我們都不清楚這些木桶裡的酒怎麼了」陶烈兒聳聳肩,要知道誰都不可能比瑟蘭督伊清楚這些酒的味道


「哈梅拉斯,能給我們一點建議嗎?」為了以防萬一,酒窖的管理者一直跟著他們,只是他非常安靜,以至於發現那些珍貴酒釀的時候,他也沒插嘴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不該介入王子與朋友之間的談話,那樣非常不禮貌


「這是我的榮幸,王子殿下,這個年份的葡萄相當甜美,很適合女孩們、這個年份產出最好的麥芽,王非常喜歡它的香氣」得到勒苟拉斯的提問,哈梅拉斯才侃侃而談起這裡的酒釀「.........不過它們再怎麼迷人,都不適合多飲,除非你們擁有跟王一樣好的酒量」


「的確是,亞玟跟比爾博還有佛羅多已經因為空氣中的酒味而感到微醺了,這裡真是個把人放倒的最好地點」亞拉岡覺得自己也有些醉了,真不敢相信瑟蘭督伊居然能面不改色的將這些酒喝掉,因為據說他從未醉過


「哈梅拉斯,王希望你帶上...........」從外邊來的精靈向勒苟拉斯行一個簡單的禮,在哈梅拉斯的耳邊說道瑟蘭督伊的命令,精靈的密語是受過訓練的,雖然他們聽覺很好,也不表示他們能聽見同伴們的耳語,如果聽見了,那可能會非常尷尬


「真的?」這可是前所未見的,他們的王居然會想現在就開他最珍貴的酒,那是這個酒窖裡唯一一種,尚未被品嘗過的珍釀,就是瑟蘭督伊也沒有嘗試過它的味道,看著他敬愛的王子,或許密林精靈很快就會迎來一場盛大的慶典,一場歷經了千年的改變後,迎來的最盛大慶典


「哈梅拉斯?ada要喝什麼?」勒苟拉斯看著哈梅拉斯的眼神,他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情緒,精靈都擅長隱蔽自己的情緒,不過當哈梅拉斯離去時,他又非常期待瑟蘭督伊現下的心情,畢竟要了解他的心情,從配酒都可以清楚了解,當然也要非常了解他的藏酒才能用這種方式


「我的王子、還有王子的貴客們,我想你們真的很榮幸能見證這一刻,我為王開啟過無數酒藏,唯獨這個,是我至今唯一不曾開啟的」手一揚,勒苟拉斯呆愣了,他的生日酒,他的父親,現在想開酒了?


「你確定?」金靂可是很期待的,他剛剛拔開他們選定的酒的軟木塞,那香氣差點讓他大喊著這是他的,誰都不准搶。而好友的生日酒,聽起來是多麼的吸引人,只可惜他不能也不該在酒的主人不同意的狀況下偷嘗


「是的,王希望我取出一壺酒給他,王子,您誕生那年的果子非常甜美,所有的密林精靈甚至以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去慶祝夏季豐收的水果,所以我相信這些酒也終究能成為最甜美的果酒」哈梅拉斯準備了許多工具,並且非常注意工具的任何細節,深怕會汙染而糟蹋了一整桶的美酒






TBC

评论(10)
热度(26)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