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九)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這次還有副標題唷!

每個戀愛中精靈都該有幾個感情甚好的閨蜜
又名

好閨蜜就該挖盡你的黑歷史


再說一次,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事實上,這一章也在神一般的飛快進度!!

生日酒也是我想很久的,而我想這應該是會存在的東西

就像東方的女兒紅一樣

如果擁有自己的酒窖、神等級的釀酒師傅

怎麼能不給自己的寶貝兒子釀出個幾百桶!!!!

((到底是要喝成什麼樣子啊!!

如迷宮般存在的酒窖,你從未見過的酒藏

有些年份的作物不好釀酒,卻總有人能讓糟糕的作物產生奇蹟般的味道

這大概就是釀酒的魔力吧!!!!!!!!


379是用三個種族所得到的魔戒數量亂編的,沒有特別意思唷!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酒桶的木塞剛被拔出,陣陣甜美的酒香便充滿了整個空間,哈梅拉斯將手中的酒壺裝滿,便將其重新封上,輕微的搖晃,讓酒壺中的酒能慢慢接觸空氣,讓酒獲得最美味的狀態,他敢以自己幾千年的經驗保證,王子的生日酒非常的美味,而且就連王都可能為此著迷,最好的年份所保留下來的珍釀。不過哈梅拉斯並非只取這一壺,瑟蘭督伊還吩咐了另外一種,這讓哈梅拉斯覺得今天的王或許心情很複雜,因為王從不獨自飲用,那些酒只被開封過一次,就在王的婚禮上,偉大的歐瑞費爾王為他的獨子所釀造的生日酒,以春季的繁花釀造,擁有溫和優雅花香的酒藏,不過也只開封過一次,那場盛大的婚禮喝掉了近半數的酒釀,剩餘的就像是塵封了一樣,不再動過。今天或許是個懷舊的好日子,否則王的舉動並不好猜想




「請別靠太近,這些酒釀擁有醉人的香氣,如果你們還沒有從剛剛的甜酒香氣中醒來,那最好快離開」王的酒跟他本身一樣難以抗拒,自從王的婚禮過後,這些酒又被塵封了如此長久的歲月,當初的恬淡優雅成了濃郁醉人的味道,同為繁花所釀造的酒,其他年份差了點的酒藏都沒有這麼濃郁的香氣,與現在的瑟蘭督伊非常相像的花釀


顯然哈梅拉斯的說法並沒有讓他們離開的說服力,所以他們醒來時,已經是他們被一群精靈扛離酒窖,並且隨意丟在大廳的事了「勒苟拉斯呢?」


「他被帶去自己的寢殿了,你們真的以為他們會像對待你們一樣的把他們的王子丟在這裡?」顯然勒苟拉斯也沒能從那陣濃郁花香的酒香中保持清醒「所以你們就因為聞到酒味而暈了?」


「喔!那是所有愛酒之人眼中的珍寶!我將來肯定也要為我的孩子釀酒,我離開前一定要問問哈梅拉斯,關於釀酒的訣竅」金靂顯然也想來個值得紀念的釀酒,那風味真是完美




聽取哈梅拉斯的報告,那群妖魔鬼怪只因酒香就昏倒在他的酒窖裡,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就連他的綠葉都同樣敵擋不了,這是當然的,就連他都不敢多喝,自從婚禮到現在,這些酒又過了幾千年的封藏,他記得當年那抹優雅的花香,就是女精靈們摘來裝飾的花朵都不能掩蓋酒的香氣,卻沒想過這麼多年以後,光是這香氣就醉倒了他的勒苟拉斯,這聽起來似乎也不錯,只是他比較希望勒苟拉斯是因為他自身而醉,而........他記得,甜美的夏季果香,在最不安的年代,卻產出了最甜美豐碩的果實,為了擺脫父親死亡的陰霾,瑟蘭督伊命人大肆慶祝,也是在慶典中,他迎來獨子的誕生,那是個甜美的夏季,而他將所有多出的果實作為獨子的生日酒


他卻一直沒有機會品嘗這些美酒,即使在勒苟拉斯離家的那幾年,他也沒有因為思念而開啟這些酒,現在想想,水果的香氣是多麼的甜美,成功的將那年夏季的甜美保存下來的美味,若是在思念的情緒中飲用,他可能會因甜膩而感到反感,但這種甜卻是最能搭配自己此時的心情,即使他不常喝甜酒,卻仍無法自拔的為這果酒著迷,如同他的勒苟拉斯一樣迷人


若非他正在製作禮物,瑟蘭督伊會更希望在此時此刻守在勒苟拉斯身邊。他手中的酒是兩種酒釀混合在一起的調酒,將兩種不同的酒調配在一起需要技術,而兩種風格、種類、醇度都不同的酒要調配在一起,更是一種該小心的行為,不只可能會浪費了兩種酒釀原本最美好的味道,還可能讓自己陷入酒精設下的監牢。瑟蘭督伊向來喜歡喝純粹的酒,但總會有例外的時候,花釀的香氣、果酒的甜美,這是多麼濃烈誘人的味道,就是瑟蘭督伊都覺得這樣的組合應該被稱為毒藥,並且禁止被混合再一起,就像是他們兩個一樣


他們在精靈宮殿裡大醉了一場,矮人一向很會製造熱鬧氣氛,尤其是奇力跟菲力這對兄弟,而金靂這次也沒能將勒苟拉斯灌醉,反倒是他自己先醉了,就連亞玟都難得的多喝幾杯,這說明了瑟蘭督伊的藏酒多麼迷人,不過在宮殿大廳上醉倒了一票矮人跟哈比人跟一個人類之後,三隻精靈依舊坐在桌邊小酌,接下來大概就是屬於他們的密會了




「陶烈兒,你該跟奇力一起倒下,而不是給他一個女漢子的形象,這非常不利於你終於想當個女孩的發展」勒苟拉斯很喜歡這款酒,甜甜的,但嚐得出來後勁滿強的,希望他明天早上能自己起床


「我一直都是女孩,而且我並沒有喝得他多」


「勒苟拉斯,你不說說你甜美的表白嗎?我可是非常好奇你做了什麼」亞玟微笑著,即使父親再怎麼不希望她喝太多酒,她也都曾為了不被人灌醉而努力過,就算會留下酒量奇佳這種印象,一個女性也不該容易被灌醉


「不.......事實上我只是對著ada胡言亂語了一番,連我都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只記得他來過」


「勒苟拉斯,你的胡言亂語就是我們想聽的,放心地說吧」這真是為數不多能讓陶烈兒有興趣的戀愛話題,否則以前她比較傾向討論一些極限運動,戀愛真的能改變一個生物的習性


「我拒絕說這件事.......我們可以說點別的」那種羞恥的表白真是一生中再也說不出第二次了,勒苟拉斯‧純情少年‧綠葉的心是這麼認為的,可是世界上總不會有這麼如意的事,例如面對這兩個女孩,他總免不了該再說第二三四次,除非他乖乖聽從了兩個女孩的建議,還有滿足了她們對這件事的想像力,否則勒苟拉斯下次就會發現,不符事實的流言會成了最新的八卦


「這真是浪漫........叔叔真的愛你,否則他應該會擊昏你,讓你乖乖地睡上一覺,這樣他就不必擔心你繼續胡言亂語或是毛手毛腳了」


「王或許很早以前就喜歡著你了,我記得千年前你不過是在他面前稱讚了我的技巧,就讓他誤以為你喜歡我,所以讓我別對你太溫柔,現在想想他當時其實是在吃醋才是」我還被無辜的妒意給波及了,想來真是無辜極了


「Ada真的對你這麼說?你當時為什麼不對我說?」勒苟拉斯可沒聽過好友說過這一段,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吃醋的瑟蘭督伊?這聽起來跟盛怒中的瑟蘭督伊是差不多的感覺


「即使我們再要好,我也不可能將王和我的密談說給你聽啊!嚴重的話可能會形成叛國罪,拜託你空出一點腦內空間替我想想好嗎?」


「這的確是.......不過我很慶幸妳依舊是我的朋友,沒被ada嚇跑的唯一朋友」勒苟拉斯是個受歡迎的精靈,這是無庸置疑的,不管是他的外表、身分,還是個性所招來的目光,他都是密林中最受歡迎的精靈之一,他的朋友當然也不會少,只是在這個幽暗密林裡能經得起瑟蘭督伊篩選的朋友,到目前為止也只有陶烈兒,亞拉岡跟金靂他們已經是很後來的朋友了,他當然也很慶幸他們沒被父親嚇跑,不少朋友都在見過瑟蘭督伊後就跑了


「其實不算什麼,只要把自己當保姆,而不是朋友,這很快就能接受自己的身分了」喝一口酒,那甘甜的酒不會嗆辣,這是款肯定會受到女孩子歡迎的酒,如果在女孩的派對裡使用,那就太美好了


「不,陶烈兒,我不需要保姆!我都超過千歲了!」他最好、陪他經歷最久的朋友居然自認是保姆?他才不需要保姆!而勒苟拉斯沒有注意到,他近幾十年才遇到的好友亞拉岡也同樣自認是他的保父


「亞玟,你知道有隻精靈超過四百多歲了依舊會跟自己Ada一起睡,並且沒有自己的房間嗎?」陶烈兒決定為自己找盟友,而她相信亞玟會認同她的


「我猜他就在這裡對嗎?」兩個女孩笑了一下,讓勒苟拉斯非常尷尬與氣惱,他沒有自己的房間都是因為瑟蘭督伊忘了!


「我們能換點別的話題嗎?」勒苟拉斯的臉頰有些紅潤


「喔......亞拉岡小時候其實跟我感情不好,他比較喜歡跟我哥哥們玩,直到adar灌輸了他許多尊重女孩的想法,我們才親近了不少,小時候的他真的非常調皮又非常討人厭」雖然在抱怨,亞玟卻似乎很高興


「真看不出來亞拉岡討人厭的那面,他在學校跟我們面前都非常友善,還會忍受勒苟拉斯的王子病,我以為他一直如此,沒想到還有這種過去」陶烈兒點點頭,看來又對人王後裔更了解了一點


「我並沒有什麼王子病,陶烈兒」


「但我覺得你們第一次見面,就給了他們一個深刻的印象,有王子病的真‧精靈王子」陶烈兒所說的是他們的某次學校外宿活動




他們當時覺得有趣,而且也想認識新朋友,就決定報名了,當時所有一年級新生都是被打亂的編排,如同被神祇詛咒的379號小木屋,因為裡面集合了精靈、矮人、人類,這三個種族的學生,事後的知情者們都不禁想問,為什麼那間小木屋沒被拆毀?而事實上最後他們三個成了最讓眾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好朋友,所以提供住宿的度假村甚至為379號小木屋命名為被神祝福的木屋,因為這間木屋讓短暫住在裡面的三種種族學生成了朋友,還真的有不少人慕名而去。而那間小木屋就是勒苟拉斯、金靂還有亞拉岡第一次見面的契機,他們曾為了床位打起來、也曾為團體競賽而吵得不可開交,學校負責人不只一次的擔心發生了打架事件時該如何是好,正如同三人的個性,他們身後的家長也非常難伺候


金靂第一次知道有這麼潔癖的男性,還有堅持要保養全身之後才肯睡覺,全部人都吃了一樣的早餐,只有勒苟拉斯因為豆漿是冷的而吃壞肚子,活動通知有建議他們多帶換洗衣物,但就算帶了換洗衣物,勒苟拉斯也依舊會把衣服洗乾淨曬乾了再裝進袋子裡,而不是跟其他人一樣放著等回家洗,活動結束的時候,學校有雇用巴士來接他們回學校再自行回家,結果因為這隻精靈太累了,他爸就直接乘直升機來接走他跟陶烈兒,留下一群只能在野外傻傻等巴士的學生。野外生活的經驗很容易讓朋友絕交、也很容易讓人交朋友,卻沒有人理解他們三個到底是怎麼在這種狀況下成為朋友的




「我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跟他們成為朋友的,但我想拋開種族,他們的個性都非常好」應該說別說其他人,就是他們三個也非常不解他們為什麼能成為朋友,就彷彿只是青春期的成長一樣


「我聽亞拉岡說過那次外宿活動,他們最大的失誤是讓你去削馬鈴薯皮,據說你們的咖哩因此少了馬鈴薯」亞玟沒有參加


「我現在已經會削各種蔬果的皮了,他怎麼能把這件事告訴妳?等他醒來,我肯定要好好地問他,還有什麼事被他洩漏了出去」


「我曾不只一次的懊悔,我居然會帶你去報名那個會讓精靈族丟臉的露營,因為精靈王子居然把整塊馬鈴薯削成薯條。現在想想,王對你的溺愛真是太過了,否則沒有任何生物能把手掌大的馬鈴薯削成一根薯條的大小,就這麼一根,精靈的臉面都沒了.........」陶烈兒當時想他們都曾經在幽暗密林裡野餐過,一些野外知識是可以讓他們輕鬆露營的,結果她實在沒想過勒苟拉斯會如此傻如此天真地做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


「所以我進步了,我們能別再說這件事了嗎?」勒苟拉斯覺得這根本只是在挖自己的黑歷史,如此不堪回首「陶烈兒你還沒有說你跟奇力的事!」


「我以為你知道,我跟奇力在體育課時遇見的,接著他花了一個禮拜讓我願意成為他的舞伴,幸好他不是像在追普通女孩一樣地給予鮮花和巧克力,否則我一定用花射穿他的眼睛」陶烈兒當然不是討厭鮮花跟巧克力,只是她不喜歡俗氣的作法,從另一種方面來說,陶烈兒想要的浪漫跟別人不同,但她絕不是不喜歡浪漫,每個精靈都喜歡浪漫事物


「我知道,奇力真是個很有腦子的矮人,除了長得不帥以外,他有很多優點」勒苟拉斯點點頭,他其實知道奇力是怎麼追陶烈兒的,就連他都沒想過陶烈兒會喜歡上誰,所以他其實很佩服奇力


「得了吧,勒苟拉斯,別把所有生物都拿去跟王比,你這根本就像是個懷春少女,沒有人比你心中的那個還要棒還要好」陶烈兒並不為勒苟拉斯的評價生氣,畢竟就連她剛開始都也看奇力不順眼


「叔叔一直都是高富帥又單身的代表,只要是生物都很難不被他給迷惑,除了眼光跟我們不同的半獸人,拿任何生物去跟他比都很殘忍,別做個殘忍的小精靈好嗎?勒苟拉斯,給其他生物留點活路」


「亞玟我不是小精靈,而且我真的不確定妳這是在憐憫被拿來跟ada比較的生物,還是在嘲笑他們」勒苟拉斯卻在心裡明白,亞玟說的很貼切


「我想我該睡了,再喝下去就太多了,adar一向不希望我喝多」亞玟站了起來「祝福你們有個好夢,我的朋友們」


「我也該睡了,明天要帶他們去找蜘蛛巢穴,據說牠們換了許多據點,希望明天能馬上找到,否則在森林裡兜圈子真的很無聊」陶烈兒也起身「晚安,亞玟、勒苟拉斯,願梵拉賜予你們美夢」




回到精靈宮殿後,他完全沒有見過瑟蘭督伊,那個尊貴的精靈把他的心收下之後,就消失無蹤了,撫著感覺空蕩蕩的胸口,亞玟說他不該逃避現實,現在想想或許被逃避的是他,瑟蘭督伊不想被打擾,他也曾想過如同以前一樣違抗父親的命令,但如果瑟蘭督伊不想見的就是他呢?勒苟拉斯越想越覺得難受。今天被開啟的果酒味道如何?瑟蘭督伊會喜歡嗎?


在他記憶中,瑟蘭督伊不常飲用甜酒,他比較偏好如同衛多寧般辛辣的烈酒,或是風味獨特的年份所釀下的酒,可是哈梅拉斯說過,他的生日酒,會是相當甜美的味道,也說那是瑟蘭督伊最珍愛的酒,珍愛到即使數量龐大,瑟蘭督伊卻連一口都不曾喝過,這或許只是時間未到,但他所度過的無數個生日,瑟蘭督伊卻從未將酒拿出,讓他也從未發現那些酒的存在。勒苟拉斯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翻來覆去,即使在星光的照耀下,他也難以入眠





TBC

评论(6)
热度(24)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