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花吐き精霊 (十) 完

花吐病設定!!!!!OOC注意!!!!!!!


再說一次,角色崩壞是肯定的((你


值得紀念的完結篇!!!!!

發在大王的飾演者,李佩斯生日這天wwwwwwww

然後隔天是我生日XDDDDDD

這實在太剛好了wwwwwwwwwwwww


這幾篇超級趕火車,進度大跳躍

想我那時還在為了綠葉的告白.............((ry

巧達是個很奇怪的生物,很喜歡在打文的同時

喜歡聽聽看看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

就例如我卡小綠葉的告白的時候

我就.....看了新世紀福爾摩斯跟神盾局特工

福爾摩斯說得對,聽聽看看些看似沒有幫助的東西

是有助於思考的!!((歪理什麼

穿插了一點過渡期劇情進去

為得是讓大王準備好禮物跟求婚詞



※戀愛少女畫風的小綠葉,無法接受請小心入內!!


------------------------






如同友善的精靈所提醒的,瑟蘭督伊的藏酒中沒有和善的。一群人醒來就體驗到了難受的宿醉,不過年輕的本錢讓他們洗漱過後就顯得精神許多,馬上就有一批熊孩子衝出精靈宮殿要去狩獵蜘蛛了,除了忙著記錄精靈故居所留下的大量歷史痕跡的比爾博,還有堅持陪他的索林,受到國王及王子的授意,精靈們對他相當友善,盡可能地將他們所能回答的問題都為比爾博解答。勒苟拉斯依舊不能理解索林為什麼能這樣堅持的陪在比爾博身邊,他試著問過奇力跟菲力,說實話,那對矮人兄弟的眼神真是看得他毛骨悚然,還一臉曖昧神秘的,勒苟拉斯真想告訴陶烈兒,或許奇力的人品真的沒這麼好,看那詭異的眼神,想著就有些猥瑣


最終,勒苟拉斯沒能違抗瑟蘭督伊的命令,跟著其他人一起去進行他們此行最大的競賽,此行連亞玟都一起前往了,想想那個精靈公主或許也想偶爾放縱一回,他坐在宮殿裡最悠然自得的花園裡,四周景色與一般花園無異,但若是仔細看,便會發現花園中的擺設不太一樣,這裡由留下的精靈打理的很整齊,嬰兒搖籃被樹藤纏繞,中間的竹籃本該是空心的,並且在裡面鋪上最柔軟的布料,現在裡面則是擺滿了鮮花,一旁的鞦韆也被樹藤纏繞,但中間的鞦韆依舊可以擺盪,銀與綠交纏的景色,在景觀的一角佔據了一個美好的位置,這些都是勒苟拉斯曾經的回憶


在他過了年紀後,本該被收起來的嬰兒搖籃卻依舊留在花園裡,這多虧了他小時候的無理取鬧,勒苟拉斯深思為何自己不願讓侍衛精靈收起搖籃,當時他驚天動地的哭鬧一整個下午,堅持不願意讓步,就連瑟蘭督伊都只能退一步,讓精靈們不再去碰那個搖籃,還是孩子的他顯然非常任性。勒苟拉斯搖搖那個搖籃,那最久遠的記憶像微風般吹向自己,揚起了記憶的池水


還是嬰兒的勒苟拉斯很愛這個搖籃,每到下午就喜歡讓瑟蘭督伊抱他到花園裡躺在這個搖籃上,瑟蘭督伊一手拿著公文,一手搖著搖籃,逗得搖籃中的勒苟拉斯呵呵笑,在清雅的花香中安然午睡、在繁花盛開的景象中度過美好的下午時光。當時的瑟蘭督伊正值重建王國的繁忙期,但幼小的寶貝兒子卻不願意在花園搖籃以外的嬰兒床上安睡,精靈保姆們也沒辦法哄下任性的勒苟拉斯,這讓瑟蘭督伊非常頭疼,也就此養成了一個美好的習慣,偶爾樹上的花朵落在他的王冠上,勒苟拉斯也會呵呵笑的回應,這段時期是所有精靈都無法介入兩父子間的美好回憶


即使勒苟拉斯長大了,他對這個搖籃的記憶依舊深刻,但他再也不能安睡在裡面,所以瑟蘭督伊命人將搖籃收進倉庫,想在那裡種上新的花圃,卻被勒苟拉斯的哭鬧制止了,從那時候起,搖籃就再也沒有移動過,並且瑟蘭督伊命人建造了一座新的鞦韆,這還讓勒苟拉斯高興了許久




「您總是如此的溺愛著我......這次,您還會這樣寵溺著我嗎?」




花釀及果酒的調合酒不可喝多,瑟蘭督伊的理智是這麼告訴他的,但那味道及香氣如同毒藥一般,侵蝕著他的理智,在他從禮物的製作中回神時,他早已喝下一大半的調合酒,他沒有醉意,卻為這壺酒傾倒,瑟蘭督伊,自從習慣用酒精去遺忘事情之後,再也沒有醉過的精靈,醉倒在這份毒藥的魅力上,如同他無法讓勒苟拉斯傷心、並且背著自己心中最深沉的慾望去拒絕那隻精靈的心意一樣,他也無法拒絕兩種酒釀融合在一起的絕佳滋味,彷彿能引誘生物犯下滔天大罪的墮落毒藥,他已經嘗過了它的甘甜香醇,比任何他嘗過的酒都來得美味,瑟蘭督伊再也無法戒掉這個味道,就彷彿他也決定再也不放開勒苟拉斯一樣


手裡的禮物是他匆促的趕製品,還是只有一個粗糙的原形,對於瑟蘭督伊來說,這種型態是絕對拿不出手的,但他的腦海中已經沒有接下來的設計,該將那顆祖母綠寶石鑲嵌成什麼樣子是他一開始就決定的,但其他的裝飾卻頓時沒了靈感,拿著酒杯走向能將宮殿外的樹林壯闊看得仔細的陽台,金屬摩擦的聲音細微的響起,他的綠葉坐在那張依舊能使用的鞦韆上,彷彿回到了從前,不過自從勒苟拉斯變得有些叛逆之後,他就沒看過他的綠葉坐在鞦韆上的模樣了,底下的精靈看起來相當自得其樂,而樹藤及鞦韆的結合給予了瑟蘭督伊一個想法,他是多麼期待他的精靈會喜歡這份禮物


當陶烈兒帶著亞拉岡他們回來時,除了兩位女孩,勒苟拉斯差點認不出他的朋友們,還想拿弓箭射他們,原因是他們太髒了,還有滿身的蜘蛛網,顯然有人還被蜘蛛抓去,差點成了蜘蛛的點心,令他驚訝的是,連佛羅多都有不錯的戰績,只是他似乎嚇壞了,不過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哈比人在正常狀況下,是不會有這種特殊的經歷的,他們愛好的是最平靜的生活還有最優質的菸草跟蘑菇


他們的差距很小,但還真的沒有人贏得了陶烈兒,男士們非常有紳士風度,而且是打從心裡敬佩著兩位女孩,畢竟當他們差點成了蜘蛛點心的時候,是女孩們拯救了他們,而精靈守衛們也很感激他們,因為自從精靈們大量外遷之後,密林宮殿剩下的精靈很少,那些蜘蛛卻總是得寸進尺,雖然能有效的擊退牠們,能做的卻都很有限,這次這群貴客的胡鬧大概能讓那些蜘蛛有一段時間不進犯了,聽聽他們那興奮的討論著自己的成績,還有自己最好的一擊,那些密林蜘蛛肯定被狠狠擊退了


昨夜的酒尚未喝完,所以男孩們吵鬧著繼續喝,然後彷彿得不到教訓般的同樣倒臥在大廳旁,或者他們其實更愛這樣的隨意,反正是不會有精靈去挪動他們、而用來議事的大廳早就沒了繁雜政務的工作,就讓他們睡在那裡也可以,跟昨夜一模一樣的景象,但勒苟拉斯在好友的臉上看見滿足的微笑,或許並非只有哈比人還過著單純的生活,像這樣能充分嘻鬧過後,任誰都能從生活中得到最平淡卻幸福的滿足,起身想回寢殿的勒苟拉斯看見了他兩天都沒見到的那個精靈,思念的心緒讓他現在有些不安




「願意跟我一起到花園走走嗎?我的綠葉」


「Ada.....我當然願意陪您走走.......」




寂靜,整座密林都沉靜了下來,為了這座森林裡最尊貴的兩隻精靈。瑟蘭督伊,密林國王,久違的因為戀愛而感到不安;勒苟拉斯,密林王子,初次的因為戀愛而感到不安。這對父子從這種方面來說,實在太過相像




「我的綠葉,你如此沉默不語,該讓我怎麼辦呢?」手撫上勒苟拉斯的頸側,美麗的金髮在主人的堅持下被照顧得柔順有光澤,凝視著他的綠葉臉上的每一寸,勒苟拉斯的緊張,盡收在瑟蘭督伊的眼裡,或許勒苟拉斯不會相信,但他的父親的緊張並不亞於他「那一夜我收到了一隻精靈的心,我擔憂他的心口空下來會令他難受,所以今夜我想將我的心交給他,代替他的心去填滿他的心口,你認為他會接受嗎?」


勒苟拉斯覺得這是他聽過最美的回應,來自他心愛的精靈「.....他會,沒有精靈能拒絕密林國王的心,包括他的綠葉」




將勒苟拉斯摟進懷裡,用自己的唇去描繪、記憶,輕柔而富含沉重感情的碎吻,從眉間慢慢往下,珍惜著眼前的勒苟拉斯,精靈一生只會有一個伴侶,但他們的父伊露維塔卻在他失去最愛的妻子後,賜予他第二個珍貴的摯愛,這次他肯定不會再讓他的愛離開他,不管是以什麼樣的形式。瑟蘭督伊將手中的項鍊為勒苟拉斯戴上,鮮綠色的祖母綠寶石閃耀著光芒,見證一對戀人的愛與誓言,他將這塊祖母綠分成許多份,為了製作一整套的首飾,而長度到達胸口的項鍊便是第一份完成的禮物,象徵著他的心入住於勒苟拉斯的心口,他給予勒苟拉斯的第一份愛的承諾


勒苟拉斯雖然覺得自己幸福的都能飛起來了,但這並不代表他的父親、密林國王、世界知名的富豪,現在又多了一個新身分,他的戀人,瑟蘭督伊能用近乎在抱起幼童的姿勢,雙手從他的大腿後側及臀部的位置繞過,這個姿勢非常像是幼童坐在雙親手臂上的姿勢,即使四周絕不會有生物去窺視他們在這裡的一舉一動,即便這是很多女性都夢寐以求的擁抱方式之一,勒苟拉斯依舊不想接受這個擁抱,因為這個姿勢實在太羞人了




「Ada,我已經不是小精靈了.........」


「我知道,但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綠葉」




梵拉!他做了什麼!瑟蘭督伊好像壞了!勒苟拉斯被這突如其來的情話嚇得要哭了,眼前的精靈怎麼能用那張平時都能嚇哭一整所幼兒園孩子的臉說出這麼犯規的情話,甜膩的讓蜂蝶辛苦的勞動結晶都顯得像無味的糖一般只剩黏牙的作用、溫柔的連密林最舒服的夏季薰風都不能比此刻心中的微風還要醉人。勒苟拉斯被抱回瑟蘭督伊的寢殿裡,密林國王的寢殿裡瀰漫著一股濃郁醉人的花香及果香,勒苟拉斯對這兩者的味道感到熟悉,他腦海中瞬間湧過瑟蘭督伊不想被打擾的原因可能有他想獨自一人的品嘗這點,不過寢殿內的香氣讓勒苟拉斯能理解,這個香氣有多麼誘人


在勒苟拉斯靠近擺上調合酒的木桌時,瑟蘭督伊早一步從背後將他自由的精靈抱起,他擔憂勒苟拉斯會被毒藥迷惑,最終跟他一樣不可自拔,被毒藥所困的只要有他就夠了,而勒苟拉斯該是自由、不被其迷惑的,即使他的綠葉終究會被某樣事物迷惑,最終沉淪,那也只該是在面對他,瑟蘭督伊時




「勒苟拉斯,這份調合酒不適合你.........」低沉的嗓音在勒苟拉斯的耳邊迴繞,瑟蘭督伊非常擔憂他的綠葉會想喝上一口,自己一向不限制兒子飲酒,在勒苟拉斯成年之後。不過這份調合酒與他默許勒苟拉斯喝的那些小酒的距離過甚,又甜美誘人,一不小心便會過量,明日一早他們便要回現代的家了,瑟蘭督伊雖然不介意回程的路上抱著勒苟拉斯,但他可不想跟那群妖魔鬼怪分享戀人可愛的睡相


「我的生日酒好喝嗎?我聽說那年的果子非常美味........」桌上只有一瓶剩一半的酒,酒的顏色比起果酒的淺金,更加偏粉紅,呈現了淺淺的橘色,這大概就是瑟蘭督伊口中的調合酒,他的父親對於酒真是越來越不滿足了,但這樣混合在一起,是很容易醉的........


「那是我嘗過的酒中,最甜美好喝的果酒,就跟你一樣的令我陶醉」




瑟蘭督伊真的壞了。勒苟拉斯的心裡飛快地跑過無數句同樣的話語,但同時,他的心情又隨之飄然了起來,勒苟拉斯開始覺得自己太過軟弱了,並非是面對恐懼而不敢面對的軟弱,而是面對甜膩的感情有種想不顧一切的依賴戀人的軟弱,所謂的熱戀就是這樣吧?但他怎麼從未見過亞拉岡跟亞玟有過這個階段?他甚至還是見證他們兩個的告白跟交往的見證者呢!


在東方升起的日光晨曦中甦醒,是瑟蘭督伊的寢殿最大的特色,這是為了讓自己注意時間,每日都必須早起就位,坐在他的王位上,聽著千百年幾乎不變的政務,但若因為戰爭而讓政務流程更改,他情願做著一成不變的工作,例如安排每年的大小宴會,他們父子倆的生日宴會,與其他精靈族的正式外交宴會等等,這麼聽來,精靈們的確一年四季都在慶祝,畢竟在大的苦痛都會被時間帶走,剩下的自然就是不變的生活,最平淡的幸福


當勒苟拉斯還小,還跟瑟蘭督伊共用一間寢殿時,瑟蘭督伊起身離去前會拉上層層的布簾,為他的綠葉遮住大部分的光芒,深怕刺眼的日光打擾到勒苟拉斯的安眠,現今他不再需要那麼早起,所以瑟蘭督伊在前夜便拉上了層層布簾,照耀進床鋪的光線不多,但以足夠讓瑟蘭督伊欣賞他的戀人有多麼可愛,與記憶中那稚嫩幼小的睡顏重疊在一起,他一直不想成為主動將勒苟拉斯往外推的角色,所以他的綠葉直至四百多歲時都還安睡在自己身邊


直到勒苟拉斯的朋友們談論起自己的寢室,他單純的綠葉才向自己提出想要自己的寢殿的要求,勒苟拉斯的寢殿完成時,正值幽暗密林的雨季,兩父子第一次分開睡的夜晚,勒苟拉斯便因為雷雨而跑回這個令他熟悉的寢殿,請求瑟蘭督伊陪他一起入睡,當時他還非常的開心,因為他的綠葉被他保護得必須要有自己才安睡,現在想想那原來已經是病態的感情在流漏的徵兆,不過從今以後,他的勒苟拉斯的確也只能在自己懷裡安睡..........




「早安,我的綠葉」在戀人的額上落下一吻,為勒苟拉斯美好的一天祝福


「早安,ada」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早晨,現在成了現實,勒苟拉斯卻有瞬間覺得這還是場夢,畢竟這是如此的美好




瑟蘭督伊回想起,他在尚未得知勒苟拉斯的心意之前,他曾答應過讓勒苟拉斯與那群妖魔鬼怪一起到外面住宿,並且是整個大學四年的時間,身為一個父親、一個國王,他說過的話都不該被反悔,但作為一個戀人,他現在非常後悔自己答應的約定,他能失約於山下的國王、能失信於那群醜陋的半獸人,但他絕對不能讓他的綠葉對他失望,他只能讓勒苟拉斯先開口決定不搬到宿舍去,距離他的綠葉高中畢業還有一年的時間,瑟蘭督伊有充足的時間讓勒苟拉斯再次熟悉他的懷抱,或許是有機會扳回一城。這要是讓他的老友知道,肯定真的要為他安排一直沒安排成功的心理醫生了


除了對幽暗密林依舊有著濃厚興趣的比爾博,其他人都想回家去充分的睡上一覺,然後繼續安排暑假的每一天,為此瑟蘭督伊允諾讓比爾博隨時都能進幽暗密林,但不可將過多的密林物種發表出去。這讓比爾博開心的連索林都忘了,一直不斷的向瑟蘭督伊道謝,還非常開心的說著與勒苟拉斯結交是多麼幸運的話,只是奇力和菲力就沒這麼幸運了,要知道索林不會對比爾博發怒是一回事,對自家姪子又是另一回事了


戀愛跟養育孩子一樣,需要給彼此空間,所以瑟蘭督伊知道自己不能冒著被勒苟拉斯討厭的風險,去提出要騎乘同一匹馬去比翁牧場這種提議,反正回到家,他就能獨佔勒苟拉斯直到暑假結束了,工作?他百年來累積的休假都足夠他休上好幾年了,他也不過只休了暑假的這段期間罷了


勒苟拉斯沒想過與自己戀愛會讓他所知道的瑟蘭督伊改變這麼大,他的戀人並沒有變得黏膩,至少如果瑟蘭督伊變得黏膩,他會看得出來,因為自己四百多歲以前的生活就是黏在父親的身邊。改變的是瑟蘭督伊的微笑,那明明只對著自己的微笑卻能將四周所有的生物都傾倒的迷人魅力,他們嘗試著與現今的情侶那樣約會,結果他真的太小看瑟蘭督伊對於陌生人的魅力了,由此可知自己的同學在遠觀瑟蘭督伊的行為上,比一群社會人士還要來得有涵養得多,雖然事後他會在學校裡聽見各式各樣不太符合事實的謠言


不過勒苟拉斯沒注意的是,那些陌生路人自然不只是為了瑟蘭督伊,還有一半原因是因為他自己本身,精靈是種非常迷人的生物,這個他們都有自覺,不過這兩隻精靈正在熱戀期,在他們眼中只剩下了戀人的魅力,即使他們認為自己還保持著理智,也依舊被好友們當作笨蛋情侶看待。而所幸他們的好友都願意祝福他們這段戀情,而瑟蘭督伊也終於取出了勒苟拉斯的生日酒出來分享給他們的好友,就在勒苟拉斯生日的這一天




「近乎永恆的壽命似乎挺好的,否則很難能喝到這麼好的酒,我的好友,這是我喝過最好喝的酒了,而你也是我最好的精靈朋友!無可取代的!」金靂為他的好友高興,能讓這個挑剔、眼光過高的精靈看上眼可不容易,所以好友真的跟他爸在一起了,金靂反而鬆了口氣,幸好他的好友能在他的有生之年找到伴侶、幸好他不用擔心他在有生之年裡不會見證那最俗套、最戲劇的發展,關於好友的爸爸將好友的伴侶給殺了,讓好友發瘋等等


「謝謝你,金靂,你也是我無可取代的矮人朋友」


「勒苟拉斯,我為你感到高興,如果你爸願意移開他的目光,我可能會更加開心」亞拉岡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才會讓這場宴會上的另一位主角在隨時隨地都監視著自己。顯然亞拉岡對於自己剛剛在飯店房間裡不小心跌在勒苟拉斯身上的事已經遺忘得差不多了,而當事者的勒苟拉斯也覺得沒什麼,偏偏被那隻小心眼的精靈當場看見,亞拉岡能安然的下樓參加宴會真是他先祖保佑,否則即使愛隆再怎麼看他的養子不順眼,也要為他的養子傷心難過一陣子了,還有亞玟就真的要找新男友了


「我聽金靂說了,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裡得罪叔叔,亞拉岡你為什麼不小心點?現在你最好離勒苟拉斯至少五步的距離,直到宴會結束,否則宴會一結束,你就可能成了箭靶了」今天不只是勒苟拉斯的生日宴會,也是瑟蘭督伊跟勒苟拉斯向他們最親近的好友們坦承關係的日子,所以瑟蘭督伊才捨得將勒苟拉斯的生日酒拿出來分享,還有少量被他正是命名為『毒藥』的調酒,不過那是最後的壓軸,而且還是學生的他們是不准喝的


「這真是我今年度聽過最精彩的故事了,亞拉岡,你的家族、你的人生都是個傳奇故事,這簡直比比爾博所說的故事都還要精彩」奇力站在陶烈兒身旁,他才剛為了亞拉岡稍早的蠢事笑得差點站不直而已「如果你想寫傳記,比爾博可以為你操刀,只是你要選他在家的日子!」


「是啊,比爾博真是個會說故事的哈比人,我跟奇力小時候也常聽他的故事,當然他最忠實的聽眾是佛羅多跟索林,舅舅即使都能倒被如流了,還是喜歡聽,這真不可思議!我跟奇力倒是聽膩了」


「對了,勒苟拉斯,你為什麼還是稱王ada?我以為你們該直呼名字........或是有更親密的暱稱」陶烈兒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提出,他們之間的身分還是個敏感的話題,但她實在很好奇.........


「我........沒有更親暱稱呼他的暱稱,但稱呼他的名字.......總覺得怪怪的」


「晚上試試別的稱呼吧,我想叔叔會很驚喜的」




勒苟拉斯想了很多個可以稱呼瑟蘭督伊的暱稱,但都被他的戀人駁回了,顯然他的戀人更加喜歡"Ada"這個稱呼,勒苟拉斯很不解,但這的確是念起來最順口的暱稱




「這樣就好,這會顯得我在你心中的特別」


「您這樣會讓我不禁認為您真的有戀童的特殊癖好........但我也認為這個稱呼最適合您.............Ada」




瑟蘭督伊吻上他心愛的勒苟拉斯,沒有特別的激情熱吻、帶著寵溺的甜,輕盈的結束這個吻,他們的額貼在一起,對視而笑著。瑟蘭督伊的寢室已經改成兩隻精靈的寢室,就在最顯眼的牆上,掛著與現在的他們,有著一模一樣姿勢的畫作,四周花瓣飛舞,最顯眼的便是畫中的他們合在一起的雙手中有一朵盛開的白百合花,勒苟拉斯永遠不會忘記那段口吐花瓣的日子,因為這個不可思議的病,他才有機會跟他最愛的精靈表白,最終與這個精靈交換他們的誓言,他最特別的一場經歷..........







THE END

评论(6)
热度(24)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