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巧達

[普英]唯有你,不能愛 全

OOC注意!!!!!!!!!!!!!!


有肉,慎!!!!!!!!

BE!!!!!!!慎!!!!!!

好像會被吃掉,所以發發看而已

已經是多年前的情人節賀文了,結果寫完就一直沒發出去

當時大概就是想著,誰說情人節要甜蜜的!

然後就寫了,大概是這樣的心理背景下寫的吧XDDDD

私設是普爺跟亞瑟有很多私情,也會模仿對方的字體這種設定吧

我對普英的私設真的如山高XDDDDDD

但我真的很愛真流氓偽貴族的普爺跟偽流氓真貴族的亞瑟

普魯士解體的資料是真的,當初也是奇想

殊不知解體的日期跟情人節這麼近

所以我才以情人節為標題去寫的

結果一直沒有在情人節發XDDDDDDDDDDD



內有肉塊,請小心慎重的點入!!!!!!!!!!!!!



----------------------





基爾伯特帶著手上的羊皮紙,站在一棟老式的英式建築前,躊躇了很久,才按下門鈴,不久,如記憶中的那頭金髮從門縫裡探了出來

 

「基爾伯特?」銀白色的髮絲就跟它的主人一樣高傲的翹著,伴隨著那囂張的笑容及鮮紅的瞳孔

「唷,眉毛」像是自己的家一般,基爾伯特走了進去,聽見亞瑟關上門,還有碎碎念般的抱怨聲,他猛然的轉過頭來,拉住亞瑟的手腕,往自己拉過來,吻上那令人懷念的唇

 




突然的被那霸道的懷抱摟住,亞瑟驚慌了一下,最後回應了他的吻,自從七/年/戰/爭的結盟之後,他們開始了這樣的地下戀情,他們不跟對方說愛,永遠只認為他們只停留在性的關係上

基爾伯特拉下自己的領帶,解開自己的扣子,手靈活的將亞瑟的褲頭解開,愛撫起那還沒有沾上情慾的肉芽,咬上亞瑟的頸子,在上面留下一個個不規則的牙印和吻痕,扯開亞瑟的襯衫,舔吮著亞瑟胸口的紅梅,手更是時快時慢的讓亞瑟忍不住的解放在基爾伯特的手裡

 

「你、你幹嘛突然…啊…」將亞瑟抱起,熟悉的往樓上的寢室走去,將亞瑟纖細的身子壓在身下,拿出放在床頭櫃裡的潤滑劑,抵在亞瑟的密穴前,擠壓出淡粉色的液體,亞瑟也因為突然的冰涼而弓起身體,藉由潤滑劑的濕滑,基爾伯特將身下的慾望抵在前面,用力的頂進去「啊!基爾…伯特…你這渾蛋!居、居然直接…啊…痛…」亞瑟是經過訓練的士兵,跟基爾伯特更有數不清的親密次數,否則就算再多的潤滑劑,也會見血

緊緻富有彈性的內壁包覆著基爾伯特的慾望,他大幅度的律動了起來,深深的往亞瑟的敏感點撞擊著,他就是希望亞瑟深深的感受著自己,讓這副身子永遠記住他,基爾伯特‧拜恩修米特「叫我的名字…亞瑟」

「啊…基爾…嗯啊…」摟著基爾伯特的頸子,讓那副精壯的身子再往自己深入一點,就算這讓他措手不及,但他依舊享受著跟基爾伯特做愛的每一個環節,因為這個男人太了解自己的身體了,在別人面前總是一副正經的紳士模樣的亞瑟,跟基爾伯特做愛時,就像廉價妓女般的放蕩,也只有在基爾伯特面前,他才會這麼放縱自己「啊…」嫩紅的肉芽射出乳白的液體,沾上了兩人的小腹,但亞瑟的高潮並沒有停下基爾伯特的速度,只是律動變得像是在懲罰亞瑟,自己先高潮般,總是用力,卻不讓亞瑟感到滿足「嗯…基爾…別、別這樣…壞…啊…」

「急什麼呢?今天我會好好滿足你的,亞瑟」吻上那在跟自己抱怨的紅唇,基爾伯特就像是想跟亞瑟融為一體般的用力,最後亞瑟暈了過去,基爾伯特摟著他,勾起一抹微笑,將那象徵榮譽的鐵十字拿下,戴在亞瑟白皙的頸子上,黑色的鐵十字跟白皙的肌膚成了對比,起身,拿起桌上的鋼筆,在羊皮紙上的簽署欄上簽上:亞瑟‧柯克蘭。再蓋上亞瑟的私章,放入軍裝的口袋裡,他睡不著,因為他想用一整晚的時間,將亞瑟的樣子記在腦海裡「永別了,我敬愛的大/英/帝/國」

 




在亞瑟醒來之前,基爾伯特已經離開了,他還有很多地方要去,一張決定他生死的紙,最後還要他自己去看著,每個人簽下同意書時,那同情的眼神,他是偉大的普/魯/士,同情什麼的,根本不需要!

 



1947年2月25日,普/魯/士/正式廢止,原領土分別被併入波/蘭和俄/羅/斯,以及美、英、法、俄四國佔領區

 



那一天,亞瑟隔著襯衫,緊緊的握住胸口的鐵十字,他什麼都不知道,休假一結束,馬上收到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即將消失的消息,他拉下臉去問法蘭西斯,卻得到了一句:嗯?不是小紅茶你最先簽下的嗎?那個瓦解條約啊。他當著所有人的面前,打了基爾伯特一拳,沒有人知道原因,只有他們知道,也只有他們能夠知道…

 




 

基爾伯特從第一次在戰場上見到亞瑟,就因為那雙祖母綠的雙眼失了神,驕傲的個性讓他深深的被吸引,基爾伯特曾經認為,天使一定就是長的像亞瑟一樣,金髮碧眼的,但是再次在戰場上看見他之後,基爾伯特卻看見了,那纖細的身子沾染了無數的鮮血,看起來就像是墮落天使一樣,比起一塵不染的天使,他更愛這個,因為殺戮太多,而將翅膀染成黑色的墮落天使

不過他們之間不說愛,他們在心裡都認為,掛在嘴邊的愛並不真實,甚至是虛偽,他們只需要,用身體記住對方,那就足夠了,因為他們不是為愛而活,他們是有意識卻沒有自主的個體

 




他們不能愛,但是,愛,卻是他們永遠的秘密







END

评论
热度(31)

© 陳巧達 | Powered by LOFTER